返回华人祭祀网首页
[登录] [注册] 网站首页 祭奠新闻 在线祭奠 祭奠文章 祭奠留言 祭奠记录 在线帮助 
龙园  网上祭奠
当前位置
首页-网上陵园-龙园-纪念文章
回忆我的父亲
来自陵园:龙园 点击: 鸿恩未报录入 2015/05/08

爸爸,您离开我们十六年了!我多想在叫你一声爸爸,多想在看看你那张和蔼可亲的笑脸,可你永远的走了,这么急忽忽的走了,离开了我和哥姐们。虽然我们都早已成家立业,也已过不惑之年,但是,每当想起您一生的苦旅,还是情不自禁的潸然泪下!再过几天,是您的生日,我想只要有时间,我会去您的坟前给您和妈妈再献上一束鲜花,表达作为子女的思念之情!十六年过去了,可我觉得你还在我们身边,时时刻刻关注着我,督促着我。  
  我的祖籍山东省蓬莱,爸爸于1919年8月2日(农历七月初七)出生在当时还是小渔村的芦洋,爷爷是地道的渔民,但是,爷爷相对来说还算是有远见卓识的,在爸爸10岁左右的时候,省吃俭用送爸爸去读了私塾,乃至爸爸成年以后离开了老家,闯关东来到了大连。 
  记得很小的时候,就听爸爸谈起他闯关东的一些零散的故事。爸爸因为读过私塾,来到大连不久,就在日本的一家株式会社学徒,后来做了会计(当时叫什么不知道),就算是在大连站住了脚跟。解放后,公私合营的局面在几年内形成,爸爸在当时的大连起重运输机厂出任会计,他工作勤勤恳恳、兢兢业业、任劳任怨,由于他出色的表现,加之他多年的会计经验,使之他在当时的大连财会界享有盛誉。 后来不知何故,大连运输机厂要迁往陕西省宝鸡市,出于对大连的留恋,爸爸没有随之而迁,那时我和二哥还没有出生,爸爸妈妈带着大哥和姐姐第一次下乡去了庄河县,在庄河务农了两年左右又回到了大连,就职于沙河口区计量厂,继续他的会计生涯。

1966年,文革的硝烟弥漫了全国,爸爸做梦也想不到,他老实巴交了一辈子,却被文革造反派当成了靶子,莫须有的、莫名其妙的罪名扑面而来,首先是给日本人做过事,进而是什么所谓的“走狗”“卖国贼”之类的,好像造反派在抄家的时候抄出了一枚金戒指,一张爸爸的穿着国民党上校军服的照片。后来听爸爸说,金戒指是爸爸在结婚前局势动乱时买下的,那时很便宜的,至于照片,更是让人苦笑不得,那是照相馆为招揽顾客准备的!后来查无实据,被关了40天“牛棚”的爸爸被放了出来,没有定性,但避免不了的是,要再次到农村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

1969年的4月5日,我们全家和其他被下放的居民一起在民权街道的欢送下,在“广阔天地大有作为”的口号声中,手捧着红宝书(毛泽东选集1-4卷)踏上了去往新金县星台公社葡萄沟大队的路程--记得那时候地球气温还没有受什么地球变暖的影响,已经开春了,气温却是刺骨地冰冷,天空阴沉沉的飘着雪花,和我们全家悲切的心情是那么地应景--这一年爸爸50岁,妈妈44岁,大哥16岁,姐姐12岁,二哥10岁,我,6岁!


严格地讲,爸爸虽然出生于贫苦渔家,但是在爷爷奶奶的宠爱中没有干过农活,是一个地道的文人,但,好在爸爸有一个好的手艺在身,那就是会计!,下乡后的第二年,就被推荐到公社供销社(商店),做会计,原本很乱的账,爸爸报到没几天就把多少年的账目给理顺的很清很清!,并且,爸爸为人非常地谦和,所以很受领导和同事的拥戴。印象中爸爸除了步行10几里地去上班外,还经常地帮助周边地村民家修理钟表,这在当时是个绝技,我们也不知道爸爸怎么会这个手艺,那个年代,家中有座钟就是一大件,如果坏了,那是很心疼的,爸爸就利用业余时间走东家串西家的给人修理,但从未收过一分钱。

每年的春节前夕,我家是最热闹的,因为爸爸妈妈都写一首漂亮的毛笔字,这在当时闭塞的农村,那算得上是绝对地高人,所以,几乎谁家能买得起大红纸的,都来找爸爸妈妈给写春联,爸爸写春联从不打底稿,好像那些对联的词全都刻在脑子里一样,有的时候我就在爸爸的身边给研磨,看着爸爸那行云流水般地书法,真是钦佩到家了!由于爸爸妈妈地为人谦逊,我们家在农村虽然和大多数人家一样吃不饱穿不暖,但是却未受过欺凌和侮辱,精神上还是蛮愉快的!

但是,在那个年代,穷困潦倒困扰着所有的家庭,不客气地说,我的哥哥姐姐和我都不笨,也许是继承了父母的基因,但大哥自从下乡后迫于生活,就再也没有踏进学校的大门!在生产队里务农帮助挣工分养家!即使这样,我和二哥及姐姐的学费还是不能如期交给学校,那时老师经常会在上课的时候让那些欠学费的学生停止上课,回家要钱,每次我们回去对着父亲要学费的时候,父亲只好和母亲商量硬着头皮向生活稍微好点的邻居借钱。这时那些不愿借钱的邻居就会“好意”劝父亲:留两个在身边干农活,别读书了,减轻家里的负担,读书有什么用呀?最终,姐姐自愿却是不情愿地放弃了读书,下学放猪赚钱帮助养家那一年姐姐14岁!

那个时我们家最怕下雨了,一到下雨的时候,我们就要把家里的盆和碗都拿出来,放在那些漏水的地方,有时炕上漏水时,睡觉稍微动一下就有可能把放在我们被子上接水的盆弄翻,所以每次母亲就要我们先睡好,然后再放碗放盆接水,到了半夜,她会起来把盆、碗里的水到掉,以防水满后会淋湿被子。
这样的生活一直持续到1978年爸爸按照当时的政策在农村安排了工作,新金第三机械厂,进到铸造车间做了一名普通地工人。

爸爸在工作不到两年后,就被带薪借调到驻守在碧流河水库建设工地的新金民兵团继续做老本行,会计,一直到老人家退休。

记忆中爸爸平时言语较少,但是,只要能喝上一口小酒,那话就多了,爸爸喜欢喝酒,但从不酗酒,记得爸爸每天晚饭前都要喝上一两二两的。只要爸爸喝上酒,就会滔滔不绝地谈古论今,我和哥哥姐姐都是爸爸的忠实听众,妈妈时不时地在旁边给补充一下或者加以佐证,

虽然家境不裕但一家六口却其乐融融,尽享穷苦中的天伦之乐。

1985年,全国大批地拨乱反正,我和父母回到了既陌生有熟悉的城市大连,哥哥姐姐由于已婚都留在了农村。

爸爸的身体是从母亲去世后,一天天地变差,1994年10月,爸爸突然不愿意吃饭,记得我是从五楼给爸爸背下来的,又一步步给背到了千米外的市第五人民医院,经诊断,爸爸患的是幽门癌晚期,犹如一道晴空霹雳在我的头上炸响…..!爸爸,您和妈妈一生没有享过什么福,儿子刚刚能挑起大梁的时候,你怎么就患上了不治之症呢?老天爷啊,你怎么那么不公平啊?

1994年12月5日,农历冬月初三早上六点,爸爸带着不舍、带着留恋、带着不甘永远地闭上了眼睛…,永远地离开了我们,享年75岁!

爸爸,如果有来生,我们还情愿做您的子女,愿意和您及妈妈同甘苦共患难,更愿意用我们的所有来换取您的幸福与健康!

发表评论:
    看不清?点击再换一个
    
网上祭奠首选 华人祭祀网 泽智科技 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法律声明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鲁ICP备08018111号
本站(华人祭祀网)中所呈现的“网上陵园”、“3D陵园”、“网上祭奠”、“网上纪念馆”、“追悼会在线”、网上祭奠网站等功能及程序均为
泽智科技版权所有,任何未经授权的复制、修改、散发和用作商业用途的行为均被视为侵权,我们将追究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