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华人祭祀网首页
[登录] [注册] 网站首页 祭祀新闻 在线祭祀 祭祀文章 祭祀留言 祭祀记录 在线帮助 
福寿堂  纪念网
当前位置
首页-网上陵园-福寿堂-纪念文章
大爱无疆
来自陵园:福寿堂 点击: 福寿堂录入 2015/04/05

“那时我小时候,常坐在父亲肩头,父亲是儿登天的梯,父亲是那拉。忘不了粗茶淡饭,将我养大,忘不了一声长叹半壶老酒。等儿长大后,山里孩子往外走,想儿时一封家书千里写叮嘱,盼儿归一袋闷烟,满天数星斗。都说养儿能防老,可儿山高水远他乡留。。。。。。。”每次听到这首歌,我总是忍不住想哭。是呀,都说养儿能防老,可儿山高水远他乡留。父亲在世的时候也只是逢年过节回来时陪一会,平时陪的时间太少了。

我的童年正是生产队的时期,那时候奶奶还健在,一家老小10口人只有爹和娘两个劳动力挣工分,所以那个时候父亲就一个人做两个人的事,一边做饲养员给生产队养牛,一边下地挣工分,即使这样生活依旧过得很艰难,因为生产队分粮食都是按工分7人口3的比例分配,工分少的到年底还要拿钱给人口少工分多的家庭,所以,每到年底是父亲最发愁的时候,因为每年我们家都要借钱还债。我小时候还不知道父亲的艰难,每到过年时都很期盼,因为过年时可能有新衣服穿,可能有白面馍吃,可以不用上学,除夕之夜可以和小伙伴们一起到处跑着拾炮竹(光棍放大炮,眼子点大蜡。富裕的人家除夕夜里放500头或1000头的大炮,而我们只能放200头的小炮竹),天亮以后给长辈们拜年还可能收到1毛或两毛的压岁钱。小时候每年初一是不能做事干活的,这一天父亲会教我珠算,教我背珠算口诀,可惜我没有努力,只学会了加,父亲常说的归篇却没有学会,因为每年学半天,去年学的今年早忘了。

生产队的养牛棚在离家500多米的的村外,父亲每天在家和养牛棚之间来回跑,晚上拧麻绳喂牛(农忙时牛要耕地,每天要喂饱喂到半夜),天不亮还要起来给牛添几次草料。为了给家里减轻负担,不上学时我和下伙伴去到野地里拾粪,那时候还背不起背箕,背在肩上走路时背箕老是打小腿,田野里有狗粪、牛粪还有下地干活的人拉的人粪,新鲜的人粪臭不可闻。一筐粪大概有4、5十斤,背回去交给生产队按重量记工分,每次肩膀都会压出一条条血痕。那是候生产队的农活很累,推水车、拉犁子拉耙,收庄稼都是体力活。又没有吃的,红薯是主粮,“红薯菜、红薯馍、离了红薯不能活”这是当年的一句顺口溜,因为红薯产量高,所以只有吃红薯才能避免挨饿。我记得那时候家家都有一个存红薯干的篱笆,而小麦则存在泥坉子里,过年的时候才吃。即使这样有时候还是不行,有时候红薯面也不够吃。我记得有一年曾经吃过棉籽面片,就是把棉花的棉籽捣碎,掺点面粉做成面片,特别难吃。

发表评论:
    看不清?点击再换一个
    
张国栋,男
1923.12.02—2012.10.16
籍贯:安徽太和
职业:农民
墓位:
未选择
 纪念父亲的文章
 纪念文章搜索
网上祭祀首选 华人祭祀网 泽智科技 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法律声明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鲁ICP备08018111号
本站(华人祭祀网)中所呈现的“网上陵园”、“3D陵园”、“网上祭祀”、“网上纪念馆”、“追悼会在线”、网上祭奠网站等功能及程序均为
泽智科技版权所有,任何未经授权的复制、修改、散发和用作商业用途的行为均被视为侵权,我们将追究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