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华人祭祀网首页
[登录] [注册] 网站首页 祭奠新闻 在线祭奠 祭奠文章 祭奠留言 祭奠记录 在线帮助 
我心依旧  网上祭奠
—— 我心依旧情深意长
当前位置
首页-网上陵园-我心依旧-纪念文章
我的父亲母亲(三十二)
来自陵园:我心依旧 点击: syxwd录入 2014/07/14

一连数日,同学们顶着烈日在苞米地里,去一棵接一棵地捏死玉米芯里的虫子。烈日下弯腰驼背的,用不了一会,就吃不消了。更要命的是,有些女同学胆小不说,还爱干净。刚开始,一见了捏死的虫子,就恶心的吃不下饭去。有的同学痛苦的说:“这也太累了!...太恶心人啦!...这也太晒了!...可不是吗?...就是不干活还出汗那。更别说是干这么重的活啦!...哎呀,妈呀!受不了啦!......”

在同学们都感到受不了的时候,几天后的一个上午还是艳阳高照,傍晚却是云来雨至。微风细雨把苦不堪言的同学们送回室内,大家欢天喜地的欢呼着跳跃着。有的同学笑曰:“你说,是不是真的有老天爷呀?要不怎么知道咱们受不了呢?”

还有的同学高呼道:“老天爷,谢谢您!谢谢您送来的及时雨!”

也有的同学凑到老师跟前问:“老师,这一下雨,明天是不是就不用下地了?”

老师回道:“雨要是下的大,地里太泥泞就不用下地了。”

“嗷!”大家又是一阵欢呼......

晚饭后,有的同学听老师谈古论今。有的同学几个人围坐在一起,打起了扑克。还有的默不作声地在一边看小说。直到很晚,在老师的催促下才洗漱上床......

雨一直地在下,没有了猫嚎,也没有了狗吠,更没有蛐蛐的叫声,只有淅淅沥沥的雨声。有的同学说了几句话,没有人应合。室内渐渐地安静下来,只能听到屋外的雨声......

在人们刚刚要入睡的时候,“啊-”的一声尖叫把我们立刻惊醒。声音是从女生屋里传过来的,顿时两个房间全都慌乱起来。老师一边蹬上裤子一边大声问:“你们,怎么啦?”

隔壁女生有人喊:“老师!窗外有人!”

老师和我们许多男生已经冲出门去。有的手里还拿了铁锹和棍子。大家呼啦一下把女生的房门围上了。老师敲了敲门问道:“可以开门吗?”

屋里有人说:“可以!”随着房门“吱”的一下打开了。周艳红、王玉欣和李枫几个女生站在门前。其他的女生全都躲到靠房门这头来了。

老师和我们男生都没有进屋去。而是站在门外。老师问她们:“怎么啦?”

周艳红说:“大家刚要睡。刘晓丽就喊起来了。她说:‘后窗户上有人。’”

大家望过去,只能看到窗玻璃外面的塑料布在起伏不定。屋里开了灯,其他的什么也看不见。老师对我们说:“你们去几个人看看。”

我们一大帮男生“噼里啪啦”地跑到后面。看到后窗户上,只有捂着严严的塑料布。我们再看了看四周,就连猫啊狗啊的影子也没有。我们回来复命。对老师说:“老师,四周都看了。啥也没有。”

老师问女生们:“还有其他人看见吗?”

女生们都摇摇头说:“没有。”

老师略一思忖后,对周艳红说:“你,把灯闭了。”

周艳红依着老师的话把灯闭了。大家一起盯住了后窗户。借着微弱的亮光,只见后窗的右边,有一团黑影在晃动。等大家仔细一看,原来是窗外树枝的影子。

老师说:“看见没?是窗外树枝的影子。一吹就摇晃了好了!赶快放心地睡吧!

气的我们男生都说:“嗨!大惊小怪的。”......“就是,胆小鬼!”......“真是的,白让我们虚惊一场”......

小小少年很少有烦恼。特别是少男少女聚到一起,总是有无限的欢乐。越是这样就越觉得时间过得快。一转眼回家的日子即将来临了。我们的白面一直没有吃。为了在离开前犒劳一下大家。老师与我们商定在离开农场的前夜,给大家包一顿饺子改善一下。可是缺少猪肉还有擀饺子皮的擀面棍。这就得回城里去办了。擀面棍倒好解决,可以借到。买猪肉是要肉票的。班委的同学都说:“去我们家里拿。”

我接受了任务回到城里想办法。挨家挨户地去说明原因,求得同学家长的帮助。在那个年月里,每人每月只供应半斤猪肉票。家家都很困难。到最后,只凑到了五斤半的猪肉和三个擀面棍。我回到农场以后,老师一看东西只有这么多。而会包饺子的人也只有老师和我们四个,只好做罢。

在回城的当天早晨,我们做饭的同学起了个大早,蒸了两屉馒头。所有的肉和菜炖了一大锅。同学们都渴望早点回到家里。对于吃喝大家都没有怨言,仍然心满意足地吃光了所有的东西。高高兴兴地踏上了回家的路。

几天以后,我们把剩下的钱分还给了大家。那是我度过的唯一的一次集体生活。也是我最快乐的一段日子......

1977年夏天,经过几届师生的艰苦奋斗,学校的防空洞终于建成了。我们回城后正赶上防空洞的收尾工程。我们所有8年级的师生,投入了紧张的打磨水磨石地面的劳动。防空洞里满地都是水,一进去使人有一种快意的凉爽感觉。这么好的地府洞天,正好除去恼人的暑热,改善我们烦闷的心情。

大家分散开来,蹲下身躯手执沙石块打磨起坚硬的地面来。刚下到防空洞里的时候,凉爽给了我们舒适的快意。加上暑天里戏弄起凉水,干起活来也痛快麻利的多。有的同学只在一个地方干,磨的很认真。而有的同学左边磨一下,右边磨一下马马虎虎。

监督的老师看到以后,对着我们喊:“同学们,这是个慢活。一定不能着急。着急就磨不好啦!大家从边上挨着磨别落下。把一小块磨到看见光滑了以后,再换地方。”

一段时间以后,我们的胳膊慢慢地酸了,没劲了。再看看双手已经被水泡的发白了。可当我们看到浮动的水面下,显露出光滑如镜的水磨石地面,心里好像泛起欢乐的浪花......

1977年的秋天,是我们上中学最后一年的开始。也是教学恢复正常化的时候。文化课占了主导地位,老师们恨不能在这一年内,把中学所有的知识全都灌输给我们。我们班的班主任换成了教数学的郭老师。郭老师五十多岁的年纪,中等身材,刚毅的方脸庞,浓眉下是双炯炯有神的眼睛,狮子鼻紧绷着的嘴,让人一看就是个精明人。而且,特别的有威严。

数年以来,教育是改革最大的行业。历年都是以学政治、搞批判、学工、学农和学军为主。所有的文化课考试全都是开卷考试。黄帅、张铁生和电影《春苗》又给了我们打下了深深地烙印。现在每个科的课程都是排的满满的。作业也开始多了起来。不少的同学被搞的焦头烂额苦不堪言。一开始我也不大适应。语文、俄语和史地政文科的东西还好说,咱卖点力气死记硬背就行。可理科的东西就不是那么好对付了。头痛的是理科的东西不好记。这个定理那个定义还有定律,变化多样深奥难懂。数学里的代数、方程、函数和几何。物理里的声、光、电和磁力的基本原理。电流、电压、电阻和速率的计算。还有运动和力,力和机械。什么欧姆定律、牛顿定律。化学的东西更是变化莫测。空气、水,炭、碳氧化物,金属、酸和碱以及元素周期表。你要是不下一番苦功,根本就记不住。

1978年元旦的前夕,我们班的许多同学,到北六马路王秀芬的家里为她参军送了行。紧接着我们开始布置教室,以便举行元旦联欢会。潘文华是我们班画画的高手。他无论画什么都是惟妙惟肖。前面的大黑板交给了他。写大字勾花边尽可以放心。我和周益民、洪大川、赵德才、黄文清、郭大民等人悬挂气球和拉花。周艳红、王玉欣、杨美华、王文君、吕凤岚、高小勤和李枫一些女生用班费到副食店里买来了花生、毛嗑和糖果。

31日的下午,全班62个(原来64人。刘英、王秀芬先后入伍)同学其乐融融欢聚一堂。我们班能歌善舞者少则又少。四个小组准备的小合唱、三句半,没有多长时间就完事了。

大家沉默了一会,老师说:“哎!别冷场啊?接着来!”

大家一起请老师表演个节目,被逼无奈的老师为我们唱了段韩少云的《小女婿》唱段。我时常听到我妈唱这一段。记得唱词是:“小河流水呀,还是哗啦啦啦啦地响。河边的柳树还是那么样的弯。那一天薅草回来天色已晚,满天的彩霞那太阳它下了山。还记得与田喜哥在这见面,我亲手绣荷包戴在他的胸前。订下了终身事表明心愿,许多的知心话越说越甜。......”

随后,大家一起起哄让我表演个节目。我再三推辞还是不行。赵德才、黄文清和洪大川几个人把我推到前面。我想了想说:“我给大家唱一个在盖县跟知青学的苏联电影插曲。那是《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插曲。歌曲的名字叫《乌克兰的原野上》。我清了下喉咙唱到:“(一)在乌克兰辽阔的原野上,在那清清的小河旁,长着两棵美丽的白杨,这是我们亲爱的故乡。(二)彼克留拉凶恶的匪帮,来到了彼克留拉的原野上......”最后,大家一起随意地哼唱流行的歌曲。度过我们最后一个联欢会,直到夜幕降临......

最后一个学期的中学生活异常的紧张。就像上足了发条的秒表“嗒...嗒...”地飞速旋转。老师领着我们反复地复习测验。同学们都好像有一种大难临头的感觉。

自从上了9年级,团的工作也繁重起来。8年级的下学期我代理团支书的时候,我们班的团员有周艳红、周益民、杨美华、王芬和洪大川,加上我共六个人。到最后又发展了赵德才、薛立伟、郭大民、潘文华、高小勤、黄文清、吕凤岚、王玉欣、张志伟、于 澜、曲和平、李枫、谭 瑛、刘杰和张向东加上入伍的刘英,我们班总共22个团员。

在发展团员的时候,我都要绞尽脑汁,把新入团同学的支部决议写得好一些。那要注意的问题是:(1)╳ 年月 ╳日,九年(七)班团支部讨论了╳╳同学的入团问题;(2)对申请人的总体评价,包括优缺点和努力方向等意见。这部分是重点,要用高度概括的语言描述出来;3)出席支部大会的情况(团员应该出席的人数和实际出席的人数),表决的方式和表决的结果。如经举手表决,多少票赞成,多少票反对,多少票弃权;(4)结论性意见。支部大会认为,╳╳同学已具备了团员条件,同意接收其为华人共产主义青年团团员。


从77年3月至78年3月,带学习带工作我咬紧牙关坚持了一年。在最后的一个学期前,我与老师商量把支部书记一职,交给了我们班学习最好的黄文清。我从此只担任组织委员。实际上由学习好的同学来担任团支书,这也是形势上的需要。可是,老师和黄文清说我熟悉情况,发展团员和外调啥的还是交给了我。

外调要去同学家所在的居委会和家长的单位。这就得赶在上班的时间去。要不然就办不成事。没办法我只有牺牲上课的时间。或坐车或借同学的自行车,像过街的老鼠到处乱窜。所去的地方近的在和平区,远的去过皇姑区的塔湾和大东区的八王寺。这还不算回到家里等忙完了家务,到了夜里还要整理全班同学的档案。另一项重要的事情是,做六年级学弟学妹们的对口支部。发展六年级的新团员,给学弟学妹们上团课,开审查新团员大会。我在忙的晕头转向时,有时候还真在会上说错了话,闹出了笑话来。

在一次上团课的时候,我想说:“什么事情都是有顺序的。”或者是“什么事情都是有秩序的。”我也不知道怎么就昏了头。硬是说:“什么事情都是有‘顺次’(‘顺’和‘次’显然是一种字意)的。”结果是,引得我们班的全体团员和三、四十个学弟学妹哄堂大笑。我连忙作解释......

家里也没消停。我们所有的新住户搬来了以后,家里的劈柴、烧的煤还有杂物没有存放的地方。堆在房前屋后盖着油毡纸塑料布,大风大雨一来全都遭殃。无法使用。这样每家都急需拥有一个下屋,来存放杂物。去买新砖来盖下屋有点奢侈。好在所在的院子是院里的垃圾场(沈阳军区有时也来倒)。各家各户就利用茶余饭后去捡残砖断瓦,用于盖下屋。两三年的时间积攒了足够的砖头。在自己的院子里大兴土木盖建下屋。

我们家当然同样如此。爸妈上班没有时间。我是义不容辞的生力军。在爸妈的一再督促下,我是开足了马力高速地运转。除了烧火做饭洗衣服,饲养鸡鸭侍弄园子。还得利用早晚的业余时间来砌下屋。真是到了分身乏术的地步。

我是“内焦外患”不影响学习那才见了鬼呢!我在初中毕业时成绩一般。以后,也没能考上十年级。在家里等待着新的生活......


发表评论:
    看不清?点击再换一个
    
网上祭奠首选 华人祭祀网 泽智科技 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法律声明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鲁ICP备08018111号
本站(华人祭祀网)中所呈现的“网上陵园”、“3D陵园”、“网上祭奠”、“网上纪念馆”、“追悼会在线”、网上祭奠网站等功能及程序均为
泽智科技版权所有,任何未经授权的复制、修改、散发和用作商业用途的行为均被视为侵权,我们将追究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