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华人祭祀网首页
[登录] [注册] 网站首页 祭奠新闻 在线祭奠 祭奠文章 祭奠留言 祭奠记录 在线帮助 
我心依旧  网上祭奠
—— 我心依旧情深意长
当前位置
首页-网上陵园-我心依旧-纪念文章
我的父亲母亲(三十一)
来自陵园:我心依旧 点击: syxwd录入 2014/07/14

一转眼天高云淡的秋天来了。在一个残阳如血的黄昏,我一心想早点到家,去砌只砌了一半的门斗。上半年我和妈妈拼命地捡砖头,为的就是在入冬以前盖好门斗。下半年蔡叔叔帮着我立好了地脚,并且告诉我:“砌墙一定要把好墙角。墙角要是砌正当了,有线看着整面墙就能砌好。砖口还要横竖压好了才结实。”在他的耐心教导下,我渐渐地学会了砌墙。

迈着轻快的脚步向家里走去。秋风吹得杨树叶子哗哗作响,南京街是进出沈阳城的要道,本来车马就多,加上马路的西侧新挖了一条大沟,在沟边用带车子取土的人也很多,马路一时拥挤起来。我紧贴着沟边正走着,忽然看到与我们住一趟房的景春来景叔叔带领着他们家的小华姐和小美妹也在推土。景叔叔是我爸妈的同事。08厂的一名高级钳工。婶子在西塔街办企业上班。

景叔他们家,从老大到老六全是姑娘。只有老疙瘩是个男孩。他们是大姐小秀,二姐小丽,三姐小华,四妹小美,五妹小琦,六妹小佳和小弟小伟。因为大姐和二姐下乡接受再教育去了。五妹、六妹和小弟年纪又小。所以,家里有点什么活,景叔就抓三姐和四妹。三姐比我大半岁,长的小巧玲珑像精灵。四妹比我小三岁,长的亭亭玉立似天仙。她们干这么粗的活显然是很吃力。“景叔,拉土啊?”我一边和景叔打招呼,一边紧走几步到跟前去帮忙。到了跟前我接过四妹手里的铁锹,把我的书包交给她,就帮着往带车子上装起土来。

景叔乐呵呵地应着:“啊!放学了?卫东。”

“啊!景叔,你们还推土干啥呀?”我与景叔闲聊起来。

景叔说:“我们家门斗砌了一半土就不够啦!正好这块儿有,我带她们俩来拉点。你们家的土够不够?”

“古叔家拉土的时候,给俺们家带的够用了。”

景叔说:“不整不行啊!这一到冬天还得用斧子去砍门槛子上的冰,太遭罪了。”

我问:“这北门就是不好。冬天北墙和棚顶上全是霜。等暖气一热化的全是水。有的时候,早晨起来水管子也冻。这房子当时咋不盖成朝南的门那?”

景叔说:“南边紧靠着墙地方小。出来进去的蹩脚呗!”说话间我们装满了车。景叔驾辕我们仨在后面推。到他们家卸完车。我才回自己的家。

回到家以后,我先是点上炉子把米饭蒸上,再把几个茄子、土豆洗干净放在饭盆的边上,盖好锅盖。又去剁了菜喂上鸡。这才和好泥开始砌墙。我们家的门斗是坐西朝东的。面积有六平方米。为了能把与我们“同居”的五只鸡三只鸭,在冬天分出来,在门斗的西北角上特意留了烟囱。以便以后在靠里边的一半,给鸡鸭们搭个小火抗。这样我们各不相扰,它们也不会挨冻了。

  我起早贪黑地苦干,终于在漫天飞起叶片儿时,把墙砌的够高了。妈妈请了蔡叔、景叔、还有做豆腐的田叔,利用周日的时间帮忙封上屋顶扣上瓦。葛叔家的新顺二哥也赶来帮忙。从那以后,每年的秋后,我又多了到院里搂取落叶的任务。冬天里好给鸡鸭们熰炕。为了从此在冬天里不再受鸡鸭们的气,我虽然累点也值得。

1976年5月的时候,总参通信外训队(为越南培训通信兵)停办了。爸爸所在的08厂与大东区的03厂合并以后,搬进了东院。从此东院归两个厂所有。合称6903厂。08厂原有的三层楼改由通信工程设计所使用。

一天午后,03厂食堂的管理员和采购员找到我爸说:“......我们在那干得挺好。大哥你要是去了,我们俩肯定就得走。大哥你的办法多,能不能不到03厂去......”爸爸一贯是个很仗义的人,一听人家说了好话,想想他们也不容易,就没有去03厂。也是机缘巧合,当时无线电一厂的食堂办得不是太好。厂领导一直想找一个有能力的人,来改变一下现状。无线一的汪副厂长是老“413”的人,家就住在院里,跟我爸很熟。他得知我爸的情况以后,就请我爸到他们厂里去管理食堂。我爸也就顺水推舟去了无线一厂。

在整个夏天,我们家的菜园子收获很大。不但家里吃的菜不用买,还经常把多余的蔬菜,秋后的苞米送给院里的好友分享。入冬以前我们也学别人家,菜园子罢了园以后,挖了个1米5X2米X1米8的菜窖来储存越冬的白菜。忙完了过冬的事情以后,就来到了年底。

1976年年底的时候,同学们得知刘英将要参军入伍了。许多同学相约到她家去为她送行。刘英的家在建筑设计院的后面。也是苏式的三层楼。我们一起去的有十多个同学,把刘英的小屋挤得满满的。刘英剪掉了两条小辫子。还真有一副飒爽英姿的味道。都是天真烂漫的少男少女。无拘无束地扯开嗓子来恭贺刘英:“嘿!刘英,真神气呀!......”

“是呀!当上女兵太好啦!多让人羡慕呀!......”,“哎!这穿上军装就是不一样啦!......”

回家的路上,我边走边想:“我要是能当上兵就好了。可是我头上有疤能行吗? ......自从上五年级以后,我不管是冬天还是夏天头上都带着帽子。 ......可是解放军也总戴帽子呀?......不管怎样回去求爸妈打听打听......”

我回到家里以后,跟爸妈一说,他们不愿意。说什么:“当兵很艰苦。听说越南现在总在云南广西闹事。说不好哪天就打起来了。我们就你一个。你还是在家呆着吧!”

我说:“艰苦我不怕。当兵多锻炼人那?再说,打仗也不一定就让我上呀?就是摊上了,我兴许还能成英雄那! ......”

我说了半天。最后,妈妈答应找人问问看。爸妈问过不少的人,结果只有一个-不行!原因就是我头上的疤。由此,我在心里更加憎恨一小把我推进锅里的郭丽英。要不,我是不是也能当上兵了?真是天不遂人愿......

1977年3月开学的第一天,我刚到学校,林老师就把我找到了办公室。他对我说:“徐卫东,刘英参军走了。你先来代理书记。把班长的工作也捡起来。行不行?”

我知道代理就是暂时的。所以就应道:“行!我先试一试。”

林老师在班里公布以后。我就使出浑身的解数来应付学习和工作。在学校除了上课、维护自习课的秩序以外。还要到同学家里去家访。去申请入团同学的家长单位和大院(居民委)外调。有不少的同学也到我的家里来交流思想。

那时候,许多同学经常地来我家。来了以后,看到我在忙家务时,就一拥而上的帮我忙。我拦都拦不住。我则不误时机地跟他们说一些套话:“什么,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政治生命是人生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人过留名,雁过留声。所以,还是入团好!只要是好好学习,爱党、爱国、爱人民,为人民做好事,积极地靠近组织,就会有机会......”

当时我们班里分成四、五派。女生中刘英走了以后,她们那派就剩下四、五个人了。周艳红她们有六、七个同学。周益民这一派有十来个同学。他们都以求上进的同学居多。洪大川一派也有十来个同学。上进的同学少,后进的同学多。分派基本上以家住的远近和原来同在一个小学为准。我是“无党派人士”。同学背后说我“他总是和稀泥!属墙头草的。哪边风硬就随哪边倒。......”当时我只是想,作为组织委员又代理团支书不这样。就没法工作了。

每到春天的时候,每天早晨到校以后,我们都要进行军训。军训时总有后进生随随便便不认真。洪大川平时也跟他们随便惯了。说他们也全当成耳旁风。我看他一个人又喊口令又维护秩序的忙不过来。干脆,我到队伍外面去监督。见了谁违反纪律,我就大声点名批评他几句。后来,老师发现了,表扬我是大胆工作。并且批评了有错误的同学。这样一来,我干起工作来就更加的卖力。班里的大事小情只要是我能解决的全都承担起来。有时候我忙过了头,有一点独揽大权之嫌。说真话,当时我也想不到。

明媚的春天随着风儿远去,绚丽的夏天伴着雨儿又来。学校在前几年,为了能让我们学生进行学农锻炼。特意与拖拉机厂协商,把他们的农场借给我们学校。8年级的学生轮流到农场进行劳动锻炼。刚一入夏,我们班就接到了去北郊农场劳动的通知。林老师在动员时说:“......我们这次去农场参加劳动,主要是去消灭虫害。玉米刚刚长起来,玉米芯里生出了许多的虫子。就是玉米螟子。我们要去把它们除掉。玉米才能长得快。长得壮。秋天才能收到粮食。15天我们要吃住在那里。自己准备好吃饭的饭盒。洗漱和卫生用品。还有行李。这也是锻炼我们的好机会。我们倡议大家都要去。有病的和特殊情况的要请假。去的同学记住明天带10块钱和15斤粮票,交到徐卫东那里。我们多退少补,劳动结束以后,把剩下的钱和粮票再退给大家。”

林老师接着问道:“好!咱们班的同学,都有谁会做饭?”

许多同学都争先恐后地说:“老师,我会!”

周益民喊道:“老师,我能做大锅饭。”

赵德才、曲和平和其他人也说:“老师,我会闷干饭,就是炒菜差点。”

林老师点我的名问:“徐卫东,你那?”

我说:“家常饭我都会。就是油炸的东西差点。”

“嗷!~”大家哄堂大笑......

老师说:“那好,你一个。还有周益民、赵德纯和曲和平你们四个负责做饭。所有的同学后天早七点以前,带好自己的行李到学校。我们先把行李送来运走。......”

放学后,林老师把我们班委的同学留下来开会。在会上老师说:“......除了徐卫东和周益民之外,其他的班委同学负责组织大家劳动。明天,徐卫东把钱和粮票收上来以后,去交给食堂负责采购的王老师。后天一早,你们几个负责做饭的同学带好行李来学校。先跟着王老师去买粮和用的东西。然后,直接跟车去农场打前站。那里有农场负责的老师等你们,你们去了那做好准备。我和其他同学大后天就去了。徐卫东,曲和平你负责通知他一下。大家清楚了吗?”

我们异口同声地说道“清楚啦!”

我们买粮要去太原街附近的中心粮店。需要早早的去那排队。所以,早7点半同学们就把准备好的行李都送来了学校,装上了嘎斯卡车。食堂的采买王老师是个小个子。梳着分头,大眼睛,鼻头有点发红。他领着我们打前站的同学登上了卡车,向着太原街飞驰而去。

到了中心粮店王老师带着我排队等着交钱买票。其他人在车上等着。粮店早8点开门。我们等了大概一个小时以后,才轮到我们按着标准买了粮。那时候,粗粮多,细粮少(我们学生每人每月是28斤的定量。每月3斤白面、5斤大米、3两豆油、高粱米和苞米面各10斤)。王老师随后领着我们买了油、盐、酱、醋等调味品,还有许多的咸菜和大酱。王老师最后说:“行啦!买齐啦!新鲜菜到了当地再买。上车走人。”这真是人马未动粮草先行。

汽车像脱了缰的马儿向北飞奔。一个小时以后,我们来到了农场的所在地-平罗(音)。农场在一村庄的西头。那里有一排正房和一排偏房。房子都是砖木结构的瓦房。有一位张老师和两位九年级的学姐在那里驻守。他们把我们领到坐东朝西的房门前。张老师说:“把头的这个大房间是给男生的。左边的小房间是给女生的。”

进了我们男生宿舍的门一看,这分明就是个库房。面积比我们的教室大一倍。靠左侧的大半个面积,是两排木板搭的板铺。右侧靠门口有个木架子和张桌案,木架子好像是用来放粮食的,在桌案上有大铝盆,小铁盆和水舀子一些炊具。里边犄角里有两个特大的水缸和一个大锅台,锅台边上堆着烧火的劈柴柈子和树枝。王老师跟张老师交代清楚以后,等我们卸完了车,他就跟着汽车回学校了。

张老师让九年级的两位学姐告诉我们怎么安排伙食。再去集市上购买明天要吃的菜。两位学姐先问我们能来多少人,听说能来50多人以后。她们俩你一言她一语地告诉我们:“蒸窝头和多少面放多少面启子;馇粥下多少米填多少水。粗粮多细粮少,就得多吃粗粮少吃细粮。早饭可以煮稀饭,蒸窝头加咸菜。中饭和晚饭可以准备炖菜或者是菜汤。一天当中窝头和高粱米最好是调换着吃。大米和白面怎么吃,等着问你们老师吧!”

当天下午,两位学姐带领我们去集市。我们买了一些蔬菜,还有葱、姜、蒜。回到驻地以后,我们打扫了屋里屋外的卫生。水缸里也打满了水,一切准备就绪,单等着明天老师和同学们的到来......

第二天下午,林老师带领30多个男生和20多个女生坐着大面包来到了农场。老师说:“今天下午,大家把自己的东西都安整理好。明天,我们就开始下地劳动了。不准到处乱跑......”顿时,男生女生在各自的寝室里忙碌起来。男生和女生的寝室中间的间壁很薄,彼此能听到说话的声音。大呼小叫欢声笑语,两个房间一时沸腾起来了......

我们四个火头军,每天要做好一日三餐。半上午和半下午还要烧好一锅开水,送到2里地以外大家劳动的地方。白天我们在家里是烟熏火燎手脚不闲;老师和同学们更是脸朝黄土背朝天。可是到了茶余饭后,我们大家在一起,老师和同学们海阔天空地一聊,再哈哈一笑什么苦和累都一扫而光了。

发表评论:
    看不清?点击再换一个
    
网上祭奠首选 华人祭祀网 泽智科技 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法律声明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鲁ICP备08018111号
本站(华人祭祀网)中所呈现的“网上陵园”、“3D陵园”、“网上祭奠”、“网上纪念馆”、“追悼会在线”、网上祭奠网站等功能及程序均为
泽智科技版权所有,任何未经授权的复制、修改、散发和用作商业用途的行为均被视为侵权,我们将追究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