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华人祭祀网首页
[登录] [注册] 网站首页 祭奠新闻 在线祭奠 祭奠文章 祭奠留言 祭奠记录 在线帮助 
我心依旧  网上祭奠
—— 我心依旧情深意长
当前位置
首页-网上陵园-我心依旧-纪念文章
我的父亲母亲(二十九)
来自陵园:我心依旧 点击: syxwd录入 2014/07/12

“风云滚滚漫天来,大雪飘飘祭天外。”1976年1月8日的早晨,收音机里传来我们敬爱的周恩来总理去世的噩耗。所有的人们没有不悲痛的。许许多多上了年纪的人泪流满面。听到人们哀声连连,看到爸妈愁容满面,心痛的泪水交流。我的心里也隐隐作痛......是啊,每个有良知的人,都会为此而悲痛为此而流泪。可是不知为什么,组织上却不让我们组织任何的祭奠活动。在那非常的年代,一切服从组织,一切服从“中央”。广大人民是无可奈何的,只有把对周总理的怀念深深地藏在心里......

过春节的时候,新老邻居都来拜访互致问候。在谈话中最多的话题也是周总理的去逝和国家的前途......大家都说:咱们华人除了毛主席就数周总理的功劳大。黄埔军校的时候,培养和保护了多少的共产党员。南昌起义,红军长征,西安事变,建立新华人到现在,那可真算得上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了。哎!好人不长寿啊!听说,毛主席和朱老总病的也不轻......人们对国家的命运非常担忧,可全都是点到为止心照不宣。在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种沉重的压抑感,只是不说出来而已。

3月份开学以后,学校号召我们学习毛主席的诗词《水调歌头 . 重上井冈山》和《念奴娇 . 鸟儿问答》还有元旦社论《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不用说毛主席的诗词是好的。它能激励着我们奋发向上。记得诗中说“久有凌云志,重上井冈山,千里来寻故地,旧貌变新颜。到处莺歌燕舞,更有潺潺流水,高路入云端。过了黄洋界,险处不须看,风雷动,旌旗奋,是人寰。三十八年过去,弹指一挥间。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谈笑凯歌还。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

元旦社论《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在当时的寓意是:“当前的形势‘到处莺歌燕舞’一片大好。我们‘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现在想来,当时的“四人帮”在看到毛主席、周总理等老一辈革命家,病重的和被迫害的比比皆是。顾不上再管理国家大事了。于是,就操纵他们控制的舆论工具大肆宣传:“他们‘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来蒙蔽全国的人民。结果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在那个时候,我这个组织委员和其他的班委同学一样。要尽力地完成好学校里的各项学习任务,时不时地还要去同学家里家访。我们班的同学家大多数在砂平街以东,南湖以西,五马路以南,铁道线以北。去离着六、七站地的同学家,靠的是自己的11号(双腿)。再远点的才想办法借自行车骑车去。在我们班委里,去同学家里家访,最多的就是我和洪大川了。去同学家里家访是有喜也有悲......

记得那还是在“1974年的深秋,有一天,我们班的小组长杨美华请了病假,没有来上学。下午放学后,我们全体班委的同学,相约去她家里看望她。到了她家以后,我一看那是一座苏式的三层楼,两室的房子收拾的窗明几净。同学们先后换上杨美华拿给的拖鞋进了屋。我心里想:“我是汗脚。虽说是天天洗,可也捂了快一天了。再说袜子上还有个窟窿。怎么能示人呢?”我望着一尘不染的红地板呆呆地发愣。 杨美华着急地催促道:“快进屋呀!”

我站在门口憋得脸通红,在她的耳边上悄悄地说:“我袜子破了......”接着大声说:“我不进去,就在这了!”

大家满脸的疑问看着我们俩。杨美华笑了笑没吱声,走到厕所拿来拖布放在我的脚下。我不好意思地擦干净鞋底进了屋。我们大家问了杨美华的病情,还谈论了学校里的情况,又安慰她别着急,在家好好地养病等等。在她家里大约逗留了一节课的时间,出了杨美华的家门,我们各奔东西回各自的家。

在回家的路上,与我同行的是王玉欣,她是我们班的卫生委员。家住6903厂宿舍。王玉欣人如其名。面似桃花白如玉。在我们班乃至全校也是数得着的美女了。现在的话叫“校花”。她的睫毛长长的,眼睛又大又漂亮,脸颊白皙而又稚嫩,双唇闪着殷红的光泽。还有匀称的身材,无处不透露出青春的朝气。

第一次与美少女同行,我觉得自己是精神百倍。一路上活泼大方的王玉欣不停地与我唠着嗑。而我在心里暗暗地祷告:“可千万别问我‘为啥不换鞋进屋啊?......’我们沿着南八马路由东向西正走着。突然,一声吆喝吓了我们一跳。随声望去马路边上有四、五个不着调的男生,他们正起哄在嘲笑我们。:“嘿!都来看那!看那个X还挂马子那......”离着我们挺远的他们,可还是有一个在向我们吐痰。我们的脚步没有停,王玉欣厌恶地说:“别搭理他们!”

我附和着:“对!他们是在骂自己。”

我心里想:“人家人多,还能怎么着?再说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好汉不吃眼前亏。让他们不得好死......一直到我们分手的路口,王玉欣都在与我唠着同学们之间的事。与她分手的时候,我的心里不免有些恋恋不舍的感觉。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忍不住偷偷地回过头去,望着她远去的背影。心里在问自己:“要有这样一个美妹该多好......”福祸相依,我怎么也没想到,家里有一桩灾难正等着我。

那些年,也不知道怎么了,一到年底妈妈就会大病一场。犯的是眩晕症。妈妈说:“犯病的时候,觉得天旋地转寝食难安的。”打针吃药全无见效,只有躺在炕上干熬。有时候妈妈熬不过去了,就让我取一小碗水,再拿上一双筷子给她。妈妈拿筷子在碗里戳一戳,嘴里还念念有词的。别说,那筷子还真的戳住了。妈妈总会说:“又是你姥。去捏点饭粒儿来。”

妈妈再念叨几句,接过饭粒儿放进碗里之后,对我说:“去!到屋外倒了。回来时别回头看。啊?”

我马骝地答应:“哎!”

我一边往外走一边心里问:“这就是神在显灵?莫名其妙......”

那天一到家我就发现妈妈又病了。妈妈大概是在凉炕上躺得太久了,没人照顾她。又没人点炉子为她驱寒,再加上病的折磨。一见到我回家,气就不打一处来。也不知道她哪来的力气,挺起身来轮圆了手臂,冲着我劈脸就是一掌,打得我鼻口流血。接着是破口大骂:“你死哪去啦?......

我忍着痛小声说:“去看生病的同学了。”

妈妈气恨难消接着骂道:“她有病?我没病是不是?她是你爹呀?还是你娘?你个没心没肺的白眼狼!我白养活你这么大了......”

妈妈是真急啦!骂了我好长时间。我默默地干着家务。心里想不开:“我这是去干正事,又不是去玩,用的着这么生气吗?......”

自从妈妈生病,我回家晚了挨打以后,每到年底我都格外地加小心。好在也再没有发生类似的事情。而现在住的是厂里的宿舍,一左一右都是爸妈的同事。我也长大了,妈妈也磨不开再打我了。气急了也就是骂上几句拉倒。

发表评论:
    看不清?点击再换一个
    
网上祭奠首选 华人祭祀网 泽智科技 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法律声明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鲁ICP备08018111号
本站(华人祭祀网)中所呈现的“网上陵园”、“3D陵园”、“网上祭奠”、“网上纪念馆”、“追悼会在线”、网上祭奠网站等功能及程序均为
泽智科技版权所有,任何未经授权的复制、修改、散发和用作商业用途的行为均被视为侵权,我们将追究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