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华人祭祀网首页
[登录] [注册] 网站首页 祭奠新闻 在线祭奠 祭奠文章 祭奠留言 祭奠记录 在线帮助 
我心依旧  网上祭奠
—— 我心依旧情深意长
当前位置
首页-网上陵园-我心依旧-纪念文章
我的父亲母亲(二十七)
来自陵园:我心依旧 点击: syxwd录入 2014/07/10

前文说到:9年7班团支部的学哥学姐们,让我和周艳红填写入团志愿书。 入团志愿书上还有就是姓名、性别、籍贯、出生年月日、家庭出身、家庭成员、主要社会关系和本人简历等等。我们填好以后,院里的两个学哥作为我的介绍人。另有两位学姐做周艳红的介绍人。他们分别填了介绍人的意见。再由支部书记填写支部意见。“7.1”的前夕,我和周艳红通过了团员审查大会。一起加入了梦寐以求的共青团。

正所谓人逢喜事精神爽。入了团以后,我自己更加特别地注意外表。(当然,以前也注意。)每天穿的衣服,带的“红卫兵”袖标,都是在洗完以后还未干的时候,就叠起来压一压,然后再晾干。穿在身上那是干干净净板板正正的。头上戴着的确良军帽,也学着别人的样子填上报纸。左胸上也大胆地佩带上了团徽。

那时候,校团委是不发团徽的。好在我与小学的同学万国强特要好。万国强的爸爸和妈妈都是我爸妈的同事。他有两个哥哥,一个姐姐。大哥万国华是沈阳铁路局一个车间的团总支书记。大他一岁的二哥和他是我们同一年级的同学。上小学的时候,我就总爱往他家里跑。在他们家我们多数时间是看书。他们家除了有许多的小人书之外,还有那时候常见的一些小说。如《沸腾的群山》、《青春之歌》、《红岩》、《林海雪原》,还有《秦英征西》的线装本等等。我佩戴的团徽就是向国华大哥要的。

在暑假的前夕,我们班成立了团支部。刘英担任团支部书记,周艳红担任文体委员,我则担任了组织委员。从此,我在班级里的工作中更加全力以赴,是事都少不了我。(当时自己觉得好像除了我以外就没谁了。现在来看真有点自以为是......)

9月份开学以后,我们班就被安排到学校的小工厂进行学工劳动。当时我们32中学与大拖(沈阳拖拉机厂)是对口。所以,学校的小工厂加工的都是拖拉机的零部件。学校的小工厂有制作电刷(拖拉机上发电机用的)的小组。在工人师傅的指导下,同学们切割好石墨的电刷坯块钻好孔,用铜粉把铜线固定在孔里,再给铜线套上绝缘管固定好线卡子就成了。在这个组里干活的男女生都有。制作靠垫的组里全都是女生。她们是制作驾驶员坐的靠垫。把人造革和海绵按着大小尺寸裁好,用缝纫机轧好人造革的套子,再装进海绵缝好口。

那时候制造的大拖拉机,驾驶室的篷子是帆布的。所以,我们还制作支撑篷子的骨架。我和齐家富几个被分到铆焊组,学习制作拖拉机篷子的骨架。我的任务是在大约三平米的平台上(钢板),把工人师傅裁好的四分铁管,按着规格把它们威成U型,再矫正好。齐家富学习电焊焊接,给成型的骨架焊接上固定螺栓的耳朵。刚开始我们的工作的很顺利也很愉快。

几天以后,我们干的正欢的时候,我忽然感到齐家富的焊接声音停止了。我扭过头看的时候,他正蹲在那里用手绢擦眼睛。我想:“该不是被电弧光打伤眼睛了吧!”以前听大人们说过:“强烈的电弧光打伤眼睛可遭罪啦!”我过去一问,果不其然。齐家富焊接的时候,一个不小心,被弧光打伤了眼睛。使他疼痛难忍泪水直流。我赶紧去找老师,老师来后嘱咐道:“不要再用手绢擦了。徐卫东你赶紧陪他到医务室看看。然后,就直接送他回家。” ......

周日,我们班委会的同学一起去他家看望他。听他妈妈说:“有人告诉说:‘必须得用人的乳汁来清洗眼睛。’用了两天以后,真的就不是那么疼了。很见效。”我们都称之为奇。 ......

时隔不久,我们又到铁西拖拉机厂去参加劳动。我和几个同学分到了酸洗车间。每天把拖拉机机头的罩子、车门、轮毂、蓬架等等外部配件装在笼子里,用电动葫芦吊起来,依次放进硫酸和防锈漆的槽子里。然后,再搬运到室外去晾干。酸洗车间的生产环境很恶劣,戴着口罩都能嗅到刺鼻的味道。带班的师傅再三地嘱咐我们:“干活儿时候,一定要小心!特别是靠近硫酸和防锈漆槽子的时候,千万别大意掉了进去。......”

学工劳动大概有一个月才结束。我们虽说苦点累点,从中也学到不曾学过的知识。而且,当时每个同学都觉得很愉快......

1975年的下半年,爸爸由北郊的农场调回来,派到6908工厂的食堂担任管理员兼采买。一家人从此稳定地生活在一起。

秋天的一个傍晚,妈妈比我早一步到家。我一进家门,妈妈就欢喜地对我说:“小儿,快点吃饭。吃完饭咱们去看新家。你爸在大门口等咱们那。”

“真的!”我忍不住惊喜地问妈妈。

妈妈说:“真的!”

无疑是我们家得到有史以来的特大喜事。春天的时候就听说:6908厂要在工农桥附近盖十套宿舍房。分给居住条件不好的职工。据说那都是30平米标准的两居室。现在爸爸分到了一套,真的使我们全家人欣喜欲狂。急三火四地吃完饭,把碗一扔锁上门,我就和妈妈急匆匆地向院里奔去。

我和妈妈在院里的大门口跟爸爸聚齐之后,向着工农桥的方向走去。爸爸是个急性子。没走几步就嫌我们走得慢。对我说:“小儿,上车!”

爸爸一声令下,我跨上自行车的大梁。妈妈问爸爸:“四、五百斤能行吗?”

爸爸说:“这是加重车。没事!”

妈妈在爸爸骑上车子以后,也跳上了车。我们一家三口很快就来到新宿舍。

南京街的南端就是工农桥的北头。这里由南京街、铁道线和臭水沟合成一三角地。早年间,院里把这圈起来建了豆腐房和养猪场。豆腐房做的豆腐,饲养的生猪全都供应院里的食堂和服务社。院子的东南角有两趟平方。靠南墙那趟房子住着6户人家。前面这趟房子是院里公用的住房。住着养猪场的饲养员以及加工猪饲料的房间。在院子中间靠北边的铁道边上有两户人家。院子的尽西头另有5户人家。我们的新居就在院子中间紧靠着南院墙。

我们进了院子转过前面的公用的住房,一趟新建的红砖瓦房呈现在眼前。房子坐南面北,崭新的墙壁明亮的门窗。只是房前面的地面坑洼不平。这完全抵消不了我们对新房子的喜爱。一共10套房子。分给我们家的房子从东数第六套。正好是中间的位置。

爸爸支好自行车,打开了房门。我们一进到室内,那白石灰的清香味扑面而来。房屋室内是麻刀灰的墙壁和顶棚,青色洁净的水泥地面。一进门是四个半平方的厨房,水槽子和炉子都有。在左面是3米X5米的大房间,靠南窗下是3米X2米横贯东西的火炕,只砌好了火炕的外墙,炕面还没有搭好,墙里面堆着残土和一些红砖。爸爸说:“他们说了,炕得咱自己搭。”

妈妈说:“你求一下老万,请他帮着搭一下。”

大屋里除了3米X2米的炕面以外,还有3米X3米的空间。妈妈站在屋子的中间一边端详一边叨叨着家具摆放的位置:“靠这(房门的对面,东北角)放立柜。”

“立柜”?我问妈妈:“妈,咱家哪有立柜呀?”

妈妈说:“机床一厂你王叔给咱做那。”我一听心里暗自欢喜。

妈妈接着说:“这(挨着立柜)放水曲柳的箱子。小柜(长1米,宽500,高1米2。)挨着炕放。用它作酒柜。上面可以放戏匣子。靠这边(靠门的西墙边)放缝纫机。再打一对沙发放在这。”

接下来,我们又看了右边的小房间。因为房子中间要出1米5X3米的厨房。所以小屋只有9平米。房间成拐把形。一进门的地方1米5X2米,靠南窗有2米X3米大。妈妈对爸爸说:“赶明儿,在小屋也搭个小炕,咱儿子就有自己的屋喽!”

随后,我们还特意看了看水冲厕所。它在大门右手的旮旯里。里面有1个平方大小。我看着洁白的便池心想:“这新房子与旧居比起来,简直是有天壤之别。屋里有上下水,以后再也不用到屋外打水了。有了这水冲厕所,早晨也不用倒尿盆了。冬夜里再也不用陪着妈妈上厕所,而在外面挨冻了......”

我们把新居里里外外看了个够。爸爸乐的合不拢嘴。妈妈一个劲地说:“哎!这辈子能住上这房子也知足了!”我也是万分地高兴。对未来充满了无限的憧憬......

一年一度预备冬煤的事情接踵而来。我们家买来煤证上所有的煤,以便搬家以后转到另外的煤场买煤。买来的煤足有一千多斤。爸妈忙于上班没有空闲,只有我自己孤军奋战了。

先把买来的煤筛好,再按着比例掺上黄土,灌里水和好以后就打起煤坯来。邻居的小文、小武和几个小伙伴绝对够意思。看到我一个人在打煤坯,二话不说就上来帮忙。在他们的帮助下,用了不到半天时间就整完了。

一天周末,干完家里的活以后,我在门口张望。看到莫姥爷家的房山墙上,脱落了很久的一大片墙皮还是老样子。备好的泥土一直堆放在墙根底下。莫姥爷等着他家二舅来抹墙却总也没有来。我想:“我们就要走了。莫姥爷和姥姥那么大的年纪,他家二舅可能又没时间来。我应该把这活帮着给干了。”于是我从邻居家借来抹子和灰板,把泥和好了以后,学着大人的样子抹起墙来。

一开始往墙上抹时,泥巴抹上去就掉下来,屡试屡败。我忽然想起可能是墙面太干了。大人在抹墙前都要往墙上掸些水,这样泥巴抹上去就不会掉了。对!如法炮制以后,果然有效。虽然耗费了我很长时间,可是我总算学会了抹墙。同时也做了好事,心里感到无比的欣慰。

莫姥姥过意不去,为我做了混汤面,让我一定吃下。我却之再三莫姥姥不答应。直到我吃完了面,莫姥姥的脸上才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几天以后,妈妈告诉我:“小,今天你到新房子去,给你万叔打个下手。他要给咱们家搭火炕。啊?”

我麻溜答应:“啊!”

我到了新房子以后, 把砖和泥土刚刚准备好。万叔就到了。万叔告诉我说:“搭炕的时候,要把下面垫的土踩实成了。这样火炕搭好以后炕面就不会塌了。”

万叔说着就用铁锹把残土整平。我们上去把每个角落都踩实成了以后,才搭起炕来。

我把砖一块一块地递给万叔,只见他顺着每隔一整块砖就铺上半块砖,上面再立上半块砖,形成一个一个的垛子。然后在垛子上面搭上整块的砖连成桥。最后再搭上整砖形成炕面。搭好整个火炕才用和好的泥把炕面抹好。万叔叔拍了拍手说:“行了!剩下的就是,你点着炉子把炕烧干。我回去了。”

我连忙答应:“好!谢谢万叔!”送走了万叔以后,我把炉子点着了,等着把炕烧干。在几天以后,我烧炕时惹了祸。讨来妈妈的一顿大骂......

那是火炕搭好十来天以后。我一早来到新房子,把大棉袄脱下来扔在了炕头上,就到外屋点炉子。点着炉子之后,去完成妈妈布置我的任务,到屋外去平整门窗前的洼地。

那时候,院里有两个锅炉房和一个浴池。所烧的煤还有出的炉灰都是临时工来拉。拉车的都是20岁左右的大姐姐。其中一位大姐是葛新发大哥的对象,她是6个人当中最漂亮的一个。1米65的个头,苗条的身材,乌黑的头发,细腻白净的脸,黑黑的眉毛细又长,水汪汪的大眼双眼皮,鼻似悬胆,殷红的双唇,美似天仙漂亮极了。

大姐们两个人一台车,每天上午把出的炉灰从锅炉房推到1000米外的我们院,倒在我们的房子前面。下午,在院里往锅炉房里推煤。房子前面的洼地上,堆满了她们推来的炉灰。需要我们自己把它平整好。我在平整洼地的当中,也没忘了不时地回屋往炉子里加煤。进进出出一直在瞎忙,忘了查看屋里的炕面究竟是个啥样。

傍晚时分,院里的水暖工丁大叔来看我们家的房子。我随着他的身后进了屋,丁大叔问我:“爷们儿,怎么有糊味?啥东西着了?”

这时我也闻到了有布匹烧焦的味道。我们急忙来到了大屋,看到炕上我的大棉袄正在冒烟。我的脑袋“嗡!”的一下,心里话:“糟啦!......”

丁大叔赶忙把大棉袄拎起来,那大棉袄的底边“噗”地就冒起火来。丁大叔连忙把大棉袄拎出来,扔进外屋的水槽里,拧开水龙头用水把火浇灭。过后一看大棉袄烧掉了一大片。望着它吓得我魂飞魄散。那是妈妈穿了十几年的棉袄啊!送给我只穿了两冬就葬送了。甭说,免不了要挨妈妈的一顿打了。果不其然,妈妈气的打了我一巴掌。接着是一顿臭骂:“你彪啊?咋顾头不顾腚那?你个败家子儿!”打骂归打骂,妈妈还是为我买了新的大棉袄。

发表评论:
    看不清?点击再换一个
    
网上祭奠首选 华人祭祀网 泽智科技 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法律声明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鲁ICP备08018111号
本站(华人祭祀网)中所呈现的“网上陵园”、“3D陵园”、“网上祭奠”、“网上纪念馆”、“追悼会在线”、网上祭奠网站等功能及程序均为
泽智科技版权所有,任何未经授权的复制、修改、散发和用作商业用途的行为均被视为侵权,我们将追究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