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华人祭祀网首页
[登录] [注册] 网站首页 祭奠新闻 在线祭奠 祭奠文章 祭奠留言 祭奠记录 在线帮助 
我心依旧  网上祭奠
—— 我心依旧情深意长
当前位置
首页-网上陵园-我心依旧-纪念文章
我的父亲母亲(二十五)
来自陵园:我心依旧 点击: syxwd录入 2014/07/05

刘自强接着说:“我们盖县地处咱们省的中南部。东边是山,西边是海。有花岗岩、黄金、大理石、石灰石、耐火土等等20多种矿,属花岗岩和黄金的储量最大。苹果、海蜇、对虾这些土特产也特有名......

我跟他在一起的时候,时常听他哼唱一些苏联歌曲,像《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喀秋莎》、《红梅花儿开》等等。有一首极为好听的歌,我倒是从来没听过。我问他:“刘哥,这是啥歌?”

他告诉我说:“这是《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里的插曲。歌名叫:《乌克兰的原野上》。”我跟着他学了几回,就学会了。印象很深至今难忘。歌词是这样的:“1. 在那乌克兰的原野上,在那清清的小河旁,长着两棵美丽的白杨,那白杨树下是我的家乡。2. 彼克留拉(音)凶恶的匪帮,来到了乌克兰辽阔的原野上,乌克兰原野变成了战场,那白杨树叶飘落在地上。 3. 年老的父亲忍住了悲伤,他把儿子送上战场,誓死不做奴隶和牛羊,起来与敌人血战一场。 4. 我们都是热血的青年,为了独立奋勇向前,伟大的列宁指引我们向前,走上那光荣的自由和平。”

在寒假结束的前夕,我离开了盖县。盖县给了我许多甜蜜而又美好的回忆......

73年年底的时候,就传来消息说:“春季升学要改为秋季升学。现在五年级的学生可以升初中,直接上七年级。也可以留下再读半年,等到九月再升入六年级。”大多数的家长认为:我们这拨孩子刚上学的时候,正是运动的最初阶段。根本就没有像样地上过学,也没有学到啥东西。现在一下就跳入七年级,里外里就少读一年。所以,还是让孩子再读半年,等到九月再升初中。我就是这种情况,留下来又读了半年。

开学以后,我们留下来的同学,与新升入5年级同学的混合以后,重新编成两个班。我被分在五年一班。不久,在所有的学校开展了“学习黄帅争当革命小闯将的运动”。说什么:“要头上长角,身上长刺!勇敢地反击封资修教育,争当反潮流的英雄。...... ”所有的同学都被弄得晕晕乎乎的。不知道是听老师的好,还是不听老师的好;不知道是学好呀?还是不学的好。上课时开始有看课外书,做小动作和说话的,许多人不太认真听课了。我也是随波逐流渐渐地散漫起来。老师也不像以前那样抓学习了。

“五、四青年节”的前两天,妈妈回家来说:“今年‘五、四’,院里组织全院的人去千山。咱们也去玩玩。”头一天妈妈准备好要带的食品和水,还约好了温小欣大姐与我们一起去。夜晚我们早早地就睡下了。

“五、四”的当天,天刚蒙蒙亮的时候,我们仨个人就出了家门。来到院里一看大操场上停着十几台汽车,除了两台小车另外十几台都是大面包车。妈妈带着我们俩上了院里王大爷开的车。去的路上人们大多数都闭上了双目养精蓄锐,好有充沛的体力去征服大山;也有精力旺盛的大哥大姐在议论着千山:

“千山在鞍山市的东南,总面积40多平方公里,素有“东北名珠”之称。那里以奇峰、岩松、古庙、梨花组成四大景观。好看极了!......” 那一次去千山是我第一次看到大山。只觉得山高林密又险峻,引起了我的好奇。等多年以后,多次的去千山才略知一二。“蓝天乌燕多悠闲,绿野农家无清闲驭龙飞奔莲花山。莲花千朵个个鲜,穿越一线步登天,放眼四处广无边。”

我们在小学稀里糊涂的又过了半年。在我们临毕业时,五年级两个班的师生,全体来到了“红旗广场”(现中山广场)参观。并且合影留念。让我深感遗憾的是,那张照片和家里所有(1984年以前)的照片,在我致残、养母病故和养父痴呆的情况下,由于家里动迁而遗失。不然,可以与大家共享该有多好......

在我们毕业的前几天,在院里附近的“南京街第十小学”落成了。我们就读的“452部队子弟小学”并入了“南京十校”。我们为学校做了最后一件事-搬家......。

“413部队子弟小学-452部队子弟小学”所发生的事,永远地停留在我们的记忆里......

在我放假的前夕,那是个星期天,我们刚刚吃过早饭,爸的老乡鲁大爷(前文说过领着我从关里回来的鲁大爷)来我们家窜门。爸妈与鲁大爷唠嗑时就提到了我。我爸说:“咱小长的不高也不太结实。我想让他去学点武。我倒是会点,可你知道,我这没有套路不成...... ”

鲁大爷说道:“嗨!这不是现成的吗!我认识个人,住在我们仓库对面,也是咱家里人(老乡),姓张!他见天在浑河边上,领着一帮子人练武。等我回去找他说说。准行!”......

我自己想:“反正是要放假了没事做,这样也好。”有道是:“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人不亲土还亲呢!”当天傍晚鲁大爷就领着我来到姓张的老乡家里,说好了每天一早到浑河边上去学武。

从我们家到浑河边有四五站地。对武术极大的兴趣促使我早早地就赶到那,从最基本的压腿、踢腿、扎马步学起。我开始迷上了,是早也练晚也练,家外练完回到家里还练,腰酸背痛也忍着。那个时候妈妈五十来岁了,正是更年期反应的阶段(我当时不懂),一年多以来,费心费力地教会我做家务,好不容易能给她当个帮手。可是这顾东顾不了西,我自打学武以后,就免不了耽误了做家务。妈妈好恼,气的是一个劲地唠叨......事情也是凑巧,那年月吃供给,一个人每月三两油,半斤猪肉,想买到点猪板油也得挖门盗洞。于是,教我武术的张大爷,想到了我爸是当食堂管理员的。他就求我跟我爸说说,为他们家买点猪板油。当天我回到家里,爸爸不在家,我支支吾吾地跟妈说了此事。妈妈一听就炸了。她气呼呼地说:“才几天那?就要东西。那副食品公司是咱自己开的?你爸他们食堂还顾不过来那。咱不学了!不去了......”可想而知,妈妈的话就是圣旨。我只学了一星期的武术就半途而废了......

1974年8月的最后一天,我和多数的小学同学来到了“沈阳市第32中学”(今沈阳市外国语学校)。我们被分别分到12个班。我和赵德才、徐小灵、王秀芬、王文君和齐小芳被分在7班。

32中学坐落在南京街的南端路东,距离工农桥只有一站地。学校的校门在整个校园的西北角,一进校门,首先呈现在眼前的是,绿树掩映着的苏式的三层教学楼。绕过教学楼就是学校的操场(大概有足球场大小),操场的西半部正在构筑防空洞,工人们还在进行墙体工程。操场的东边和南边全是小平房,东边的房子是教师的宿舍、食堂和小工厂,南边就是我们所有六年级的教室。

南边的平房,红砖墙水泥瓦,看样子有二三十年了。12个班从东往西排,刚好我们7班在中间。看外表就很简陋,估计教室里也好不哪去,果然,一进教室左手是水泥抹的黑板,看那样已经很久没有刷黑板油了,上面有学哥学姐们留下的粉笔字。黑板的脚下是用砖砌的台阶,讲台和所有的桌椅也都很陈旧。四壁的墙上很灰暗,与黑板相对的墙上是大白纸做的大批判专栏。再一看脚下是用砖铺就的地面,上面有厚厚的泥土,已经看不到砖的本色。心里话还没有我们小学校好那。但是,比关里家的教室好。必须的!

我们的班主任是王老师。看年纪在二十五六岁的样子,一米五几的个子适中的身材,梳着两条小辫,白皙的圆脸上戴着近视镜,镜片后的眼睛大大的。身上穿着白地碎花衬衫和绿色军裤,脚上是一双黑色拉带布鞋。她自我介绍说是语文老师。给人的外表是很文静的。但听她的言辞却是很犀利。老师公布的了各组的人员,大家按着坐好,我一看“呀!一排13张桌子,四排就是64个人。这可比小学的一个班的人多。”

老师介绍完自己点了名,又介绍到:咱们32 中学,创建于 1954 年 , 具有 20 年的历史 ...... 接着老师宣布了班干部名单:班长-刘英;学习委员-周艳红;体育委员-洪大川;生活委员-王秀芬;文艺委员-王文君。小组长组长:一组(我在的组):郭大民,高小勤;二组:黄文清,吕凤岚;三组:赵德才,王玉欣;四组:潘文华,杨美华。老师最后说:“ ...... 明天早晨7点半准时来上学。留下一部分同学打扫教室,其余同学放学...... ”

因为林彪在“文革”中与陈伯达、黄永胜、吴法宪、叶群、李作鹏、邱会作等结成反革命集团,有预谋地诬陷迫害党和国家领导人,阴谋夺取党和国家的最高权力。1971年9月8日,下达反革命武装政变手令,妄图谋害毛主席。阴谋败露后,于9月13日乘飞机外逃,在蒙古人民共和国温都尔汗地区飞机坠毁身亡。所以,我们上初中开学后的首要任务就是“批林批孔”。这可是由毛主席发起的运动。 我们全体六年级的师生,去参观了林彪罪恶行动的图片展览。同学们写批判稿、出墙报、画漫画(潘文华画的最好),掀起了“批林批孔”运动的高潮.....记得另外一次活动是为了配合教学,我们全体同学,在老师的带领下去参观“收租院”的泥塑展览......

我记得,那是秋天的一个午后。阳光明媚的天上只有少许的云彩。我们乘车来到了沈阳故宫。第一次来故宫看那都是新鲜的。故宫的围墙是红色的。到里面一看所有的房子,都是青砖黑瓦红柱子。在院子深处的一些房子里,我们看到了栩栩如生的塑像。从而得知地主刘文财是怎样大斗进小斗出;又是怎样逼迫交不起租子的农民卖儿卖女,变卖土地和房子的。地主刘文财剥削农民的种种恶行,使我们全体师生义愤填膺......

参观完以后,老师宣布:“回家时,不再集体往回走。大家三、五个同学结伴而行。”我是第一次来街里,正愁没机会逛一逛这繁华的街市。这样一来正合我的心意。为了自由我没有去找伴。独自一人游游逛逛地往回走。一开始不紧不慢地往前走,可是走着走着就感觉风儿一阵紧是一阵。抬头一看天上浓云密布,不好要下雨了!我可是没带雨具。好在我特有方向感,所以还没懵。向着家的方向连奔带跑起来。直到工业展览馆实在跑不动了,才蹬上环路车再转二路车回到了家。等我到了家的时候,浑身湿了个透,像落汤鸡一样。现在想来也是趣事一桩。

到了家一进里屋,就看到桌子上有妈妈留下的字条,上面写到:“小,今晚院里有电影。我已经把饭做好了,炉边的黑锅里。记着时把门锁好! 妈妈”

实际上在此之前,妈妈已经教会我做简单的饭菜。妈妈说:蒸饭闷饭的时候,米里留的水,从米的表面到水表面有一指深(约一寸)就行。蒸饭用大火;煮饭的时候,大火煮开以后,要改小火,再煮十五分钟左右就好啦!蒸干粮的时候,要用温水先把面肥卸开。面要和的不软不硬。面发了以后,一小碗面(大概是八两)要加一汤匙的水碱。把面要揉开揉好。用刀切开闻着不酸,再往一块对时不粘就好了。蒸干粮的时候,水一定添够。要用大火,冒气以后三十分钟就好。(在我第一次学习蒸发糕时,少添了水又贪玩忘记了。结果把蒸锅烧掉了底。发糕变成了烤糕。讨来的是妈妈对我的一顿打骂......)炒菜的时候,菜要切的均匀,而且长不过寸。(从剁鸡食开始练刀。一年了,可还是有切手的时候。)炒菜的时候,要等油沫子下去冒烟时,再把葱花放里,最后再放菜。要是炒肉的时候,在肉变色以后马上放一点水。这样的炒肉吃的时候不会感到硬...... 妈妈教会了我做饭。可每到她有空闲的时候,就会为我做好饭温在锅里。

我实在是太累了。匆匆地换上干爽的衣服,趴在暖暖的炕上想歇一歇,不知不觉中就睡着了。等到爸妈回来把我叫醒一问,得知我走了很远的路还淋了雨。妈妈气的直骂:“你彪啊?简直是傻透腔了!”

爸爸却笑着说:“哈哈!没事!这也叫经风雨见世面啦!”

妈妈特意为我熬了姜糖水又把饭热好。看着我吃喝完了才放心。这时才感觉到有爸妈有家是多么美好,至今回想起那一刻还感到无比的温馨和美好......

在当年有了“黄帅”和“张铁生”两位典型。学校里学工、学农、学军和大批判占了主导地位。我们六年级学生的任务主要是学农-饲养学校里的猪。说起喂猪倒让我想起一件趣事。

那是一个美丽的黄昏,我和另外两个男生跟着学校的拖拉机从“老龙口酒厂”拉酒糟回来,正在清理拉酒糟的槽车。有几个同学在操作间里洗菜切菜正忙着,准备第二天的猪食。突然,听到猪舍那边响起一阵骚乱。那是男生的打骂和女生的吵嚷声音。我们大家纷纷地跑过去观看。一个叫曲强的男同学正在用砖头打一头公猪。几个抬猪食喂猪的女生在一边苦苦地劝阻。我们一问才知道原委......

原来是几个女生抬猪食来喂猪的。刚到猪舍前就发现一头黑猪的肚皮底下露出一根肠子。还往另外一头白猪身上爬。她们以为这头猪的肚子破了在挣扎。感到很惊讶!正好曲强过来。她们就对他说了。曲强一看二话不说,就用砖头打这头黑猪。几个女生感到莫名其妙。就一再地阻拦他...... 其实,我一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一是在关里乡下看到过此类现象。二是我与别的孩子没啥两样。独自在家闲着没事时爱翻东西。恨不得把耗子洞也掏上两把。在我们家炕柜的底箱里,有一本《计划生育常识》的小册子。上面的东西都已知晓的一清二楚。所以,......

说的正热闹,管理猪舍的汪老师来了。听完以后说:“这很正常嘛!公猪爱母猪,要交配,要生小猪吗!可不准再打啦!”

男生们起哄地大笑。女生们羞得默声不语......

刚上六年级时候的我,和在小学一样的散漫。上课时总是爱搞点小动作,看看课外书,最严重的是把家里的小半导体带到了学校,在上课时偷偷地把耳塞戴上听广播...... 老师可能看出我是可教育好的学生。于是把我请进了教师办公室。她抬手用食指推了一下鼻梁上的眼睛说:“徐卫东,你也算是军人的子弟。又是从部队子弟小学出来的。应该懂得组织纪律的重要性。上课时,都像你一样各干各的,那会成什么样子啦?...... 我了解你,你是个懂事的学生。听说还很能干活。在家里经常帮着家长做家务。我希望你能改掉现在的坏习惯。争取做一个好学生...... 。”

“哄死人不偿命”,这句话对每个人都好使。从那时起,我开始逐渐地改变了。变得越来越好起来......

上学期,除了几个后进同学以外,大多数同学都加入了红卫兵。刚一带上红卫兵袖标的时候,觉得特别的神气。老师见我每次劳动都特别的卖力气,给了我一个劳动委员的“官”人都爱听好话,何况是青春年少?从此,凡是对班级和学校有好处的事我都跑在前面。

自己不说:我进步了,还有别人说呢!小学同学中有仨住在院里。他们回家一说。结果,一传十,十传百...... 爸妈听说后回家一问,免不了夸奖几句。自己心里也觉得美滋滋的...... 如此一来,自己在学校里干的更加地来劲了。有许多时候到了喧宾夺主的地步什么都管。有的同学在背后悄悄地说:“傻样!”我自己却浑然不知。现在想起来还真有点可笑......

我现在给大家说说我们班的人。我们七班的班长她叫刘英。长着1.7米的个子,微胖的身材。梳着两条刷子一样的小辫,辫稍有些发黄,白净的圆脸上眉清目秀。时常爱穿一身绿色的军装。她总是笑眯眯的,很少出声,给人的感觉很稳重,像个小大人......体育委员洪大川,他可以说是我的死党。长的高大魁梧,微黑的面孔上浓眉大眼,大鼻子大嘴,衣着和我一样都是大众化-绿的,蓝的人民服。给人的感觉有点大大咧咧的特散漫,说话爱带脏字,抽烟族,特爱接近女生。在课堂上经常与同桌闲聊。在很多业余时间里,约上我一起骑上自行车,穿过大街小巷到同学家走访。闲暇时我们也直奔河南郊外,一领风光无限...... 周艳红学习委员。她是个中等个。浓密黑亮的头发梳着短辫,眉毛很粗很黑, 眼睛大又亮。五冬六夏她的脸颊上总是微微的发红。眉宇间总是皱着,像是在思考着某个问题。除了学习上的事以外,其他的事好像都与她无关...... 其他的同学留待以后再说。

冬天的脚步急促地来到了。天空飘起了清雪,人们穿上了棉衣。在教室里总感到冷飕飕的。说话都能看得见哈气。我和洪大川、赵德纯、郭大民几个,领来学校分的炉子、烟囱、劈柴和煤。先把炉子安装好。再点着了,教室里才渐渐地温暖起来。从此以后,我又多了一项任务-每天早晨来学校点炉子......

赵德才是我小学的同学。升学报道的时候,赵德才就告诉我,王老师家是院里的,就住在小平房。六年级上学期结束以后,王老师就离开了我们。到后来才知道,那个时候,王老师身怀六甲......

1975年1月,也就是我们刚放假的时候。在北京召开了“四届人大”。周恩来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四个现代化”的构想。他说:“...... 第一步,我们要用15年时间,即在1990年以前,建成一个独立的比较完整的工业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第二步,在20世纪内,全面实现农业、工业、国防和科学技术的现代化。使华人的国民经济走在世界的前列。......” 四届人大确定了以周恩来、邓小平为核心的国务院领导班子。邓小平在四届人大被任命为国务院第一副总理。

放假前,学校就给我们下了任务。假期里每个同学都要积肥。为学校农场来年的生产做贡献......好在我们家养了鸡,有鸡粪垫底,再捡一些马粪问题不大。 说话就到了年底,家家户户购置年货添置新衣,迎接春节的到来 ......

发表评论:
    看不清?点击再换一个
    
网上祭奠首选 华人祭祀网 泽智科技 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法律声明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鲁ICP备08018111号
本站(华人祭祀网)中所呈现的“网上陵园”、“3D陵园”、“网上祭奠”、“网上纪念馆”、“追悼会在线”、网上祭奠网站等功能及程序均为
泽智科技版权所有,任何未经授权的复制、修改、散发和用作商业用途的行为均被视为侵权,我们将追究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