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中国祭祀网首页
[登录] [注册] 网站首页 祭奠新闻 在线祭奠 祭奠文章 祭奠留言 祭奠记录 在线帮助 
北方老师网墓  网上祭奠
当前位置
首页-网上陵园-北方老师网墓-纪念文章
晓光生命中最后的日子...
来自陵园:北方老师网墓 点击: 电脑导航录入 2010/11/08

晓光生命中最后的日子

2010年11月3

早上,你做好了早餐在等我,一边看我慌慌张张的洗漱穿戴,一边嘟哝着不停地说慢点、慢点、小心点。你笑我,说我是马大哈,你笑我,生个女人胚子做事像男人一样马虎,你笑我,在外面看着是那么的淑女在家却跟小疯婆一般。我不停的还嘴反驳你,心里比蜜还甜,我知道你宠我,我知道你怕我有闪失,你把我当孩子一样的护着、待着。

八点半我们来到了自己的小店,忙碌的一天又开始了。每天让你调试声卡、询问音效的人还真不少,忙里偷闲你会为我送上一杯沏好的茶水,看我是否换好了舒适的小棉鞋,拖拖地擦擦柜台。临近中午的时候你说我们一起去买菜吧,今天再给你做几个好菜,我说现在还早了点,要不下午咱们出去多转一转,你迁就了我,却让我留下了遗憾。晓光,你知道吗,我很喜欢跟你出去逛街,带着你去你没去过的地方玩,走在马路上你会突然转身拉着我的手,很大声的喊,老婆,你说你今天想吃啥,老婆,我跟你说,,,,引着路人都朝我们这边望着,我说讨厌,能不能小点声音说啊,你却傻傻的笑到,我喊自己的老婆关他们啥事,再看我更大声。我紧张的拽着你的手,因为我知道你说到的就能做到。

下午,你说想睡一会,我安静的在电脑上做着谱子,没敢打扰你,你每天都很辛苦,调试音效费力又费神,我知道你肯定累了。一会儿看见你醒着,我坐在你旁边跟你说话,我们一边说着一边笑着,我还调侃说要不要找几个小蜜来给你揉揉肩,按按背啊,你笑着,使劲的大笑,忍不住我也跟你一起就这么笑着。你说,老婆,我很喜欢这样的生活,一天天的很充实,很快乐,你一定不要劳累,上完了课就起来活动活动,我们要好好生活下去,我喜欢武汉,喜欢这里,老婆,你喜不喜欢我,喜不喜欢我。我故意说不喜欢,你就一遍又一遍的问,老婆你喜不喜欢我,喜不喜欢我,憋不住了我说,我喜欢你,你又大笑起来。。。一会会你说话有点含糊了,我害怕的问你是不是有什么不舒服,你说没事一会就好,我信了你,我以为这也是你上次病后留下的后遗症,我告诉你如果不好请一定告诉我,你答应了我。

我们继续聊着说着,你说话又开始含糊不清,我要送你去医院你坚持不去,我说你自己是医生,你应该知道的比我多,你不能让我害怕,我们的日子才开始,你答应跟我一起过下去的,你还在摇头说没事没事,可我真的害怕了,我说从现在开始我做主,马上请医生来这里。医生量过血压告诉我,说太高了赶快送医院吧,我哆嗦着打通了120急救电话,等待救护车的时候,你拉着我的手说,如果我又梗上了,让我弟弟接我回去。你心里知道,如果再发脑梗后果很严重,你怕拖累我,你怕我坚持不住,你怕我伤心,你心里从来想到的就是别人,从来不为自己着想。晓光,我在哭,你知道吗,你艰难的说出的这句话,是你留给我的最后一句话,此后你再也没能跟我说话了。。。。

急救室的病床上,你难受的不停的扭动身体,始终不喊一声,你打了个手势,我问,晓光,你是想翻个身吗,你竖起了大拇指,我立马说,你是在夸我聪明吧,你嘿嘿的小声笑了笑,痛苦的笑容让我难受,晓光,你不知道,这也是你留给我的最后一笑啊。

2010年11月4

已是凌晨了,晓光渐渐进入了半昏睡状态,他踹着粗气,嘴里不断的吐着口水,我用卷纸不停的给他轻轻的、轻轻的搽着。痛苦在折磨着他,他不停的扭动着身体。我知道他难受,伏在他耳边说,晓光,我知道你难受,我能感受到,你喊喊吧,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不让你孤独。他伸出手拉住了我,微微张开眼看着我,我看见了他眼角流下的泪,我知道,他有好多话想跟我说,他还有好多事要去做,他还有很多的心愿没了,他想告诉我,他想跟我说,可是他已经没办法开口了。

上午8点,主治医生把我喊去了办公室,医生明确告诉我,晓光病情很重,他们已经没法救治,让我决定是否转院,去求得那最后的一点希望。我告诉医生,哪里有希望我们就去哪里。随即我喊来救护车,前往武汉总医院。躺在救护车的晓光四肢已经不能动了,我轻轻的喊他,他追着我的喊声轻轻的看着我,用眼神告诉我,老婆,别哭,我会好好的,我们还有很多的计划没去做,我们还有很长的日子要过。我们的好日子才刚刚开始,我不会放弃的。。。

医院的急救室,晓光越来越难受,病情恶化的很快,10点左右,医生告诉我他已处于半昏迷状态了,我想帮他,我想为他减轻一点痛苦,我想让他早一点醒来,跟我一起做饭,跟我一起逛街,跟我一起说话,跟我一起傻笑,可我没办法做到,我只能在他的身边不停的祈祷老天,希望他们不要抢走他,希望他们让我们能幸福的永远厮守。

接下来的时间很难熬,很难熬,伤心、痛苦、无措折磨着我,我不停的喊着,晓光,我在你身边,弟弟姐姐他们就要来看你了,你要挺住,你要挺住啊,我看见了你的泪花。我跟医生说,他还清晰着,他知道我喊他,他知道我在跟他说话,医生无情的告诉说,那只是生理反应,他现在是没有知觉的,我不信,我分明看见我说话的时候他留下的泪,我分明感受到他在努力的想回应我。晓光,我说的没错吧。

重症病房每天只给一小时的探护,无情的医生赶走了我,我太无助了,我呆呆的不知道要做什么,其实我也做不了什么,我想陪着晓光,不让他孤独,我想减轻他的痛苦,让我来承担一点,我幻想着他突然跑出来,拉着我的手喊,老婆,我们今天吃的什么。。。我只能幻想着。

半夜里,我忍不住偷偷溜进了重症室,值班护士善解人意的冲我点了点头。在晓光的耳边,我轻轻的喊他,我轻轻的跟他说,晓光,你没事的,医生说你很快就会好,你经常念叨的姐姐弟弟明天也来看你了,你乖乖的睡着,要听话啊。晓光的眼角又有泪花在闪,我兴奋的告诉值班医生,他听见了,他听见了,他听见我说话了,因为我看到了他在流泪。无情的医生再一次的说,他现在已经昏迷,不可能听见的。但我坚信医生此刻没我明白,我清清楚楚的看见他泪水的渗出,我坚信晓光听见了我的呼喊。

2010年11月5

我已经三天没有回家了,早上手臂抬不起来,我知道是前两天搬动晓光的时候,用力过猛。昨天开始我的朋友一直在陪伴我,安慰我。这三天比三年的时间都漫长。我不甘心他就这样轻易的离开我,随时找机会都要溜进病房去看看晓光,跟他说说话,我要让晓光知道,我没有放弃他,我就在他的身边,请他也不要放弃自己,快快好起来。

查房过后医生又把我叫进去,告诉我晓光怕是今晚熬不过去了。我呆呆的跟医生说,你们不要放弃啊,你们一定要全力啊,他一定能扛过去的,他的朋友都在为他鼓劲,他会知道的。医生又跟我说了很多,大脑一片混乱的我不知道他在说啥,我就拉着晓光的手,用力的握着,我要告诉晓光,我们不听医生说的话,我们都会挺过来的。我还告诉晓光,你的朋友们知道你生病了,他们打来了很多电话,发来了好多的消息,他们都在为我们鼓劲,晓光,我们会挺过来,我们还会回到朋友的身边,还会回到亲人的身边,你一定要坚持住啊。

下午,晓光的姐姐、弟弟来了,行李都未放下直奔医院,看见晓光的情景,大家都很伤悲。抱着姐姐,我突然感觉到自己四肢已是软软的,浑身无力了。姐姐说,我们来了,该我们换班了,你也好好休息吧。我真的想要好好的睡一觉,好好的休息一下,但我不可能安心睡下的,我的大脑里都是我们在生活一起的片段,都是晓光曾经给我带来欢乐的回味,都是晓光在病床上痛苦的表情,无法挥去。

晓光的病情依然在加重。

2010年11月6

熬过艰难的一夜,上午我们直奔病房去看晓光,我好高兴,我跟医生说,你看他,昨晚不是挺过来了吗,我就知道他舍不得丢下我们,舍不得丢下那么多的朋友,他会没事的。可是医生还是重复着昨天一样的话,摧毁着我们一个又一个的希望。

看过晓光,姐姐让我先回家去洗个澡,换换衣服。我知道现在的我一定是很狼狈,很难看了。我也不想让晓光知道我这样,因为他最爱干净,他喜欢我每天都是漂漂亮亮的。回到家里,看见晓光的衣物我不敢动,我怕惊醒了正在熟睡中的他,头昏眼花的躺在沙发上,回想着我们一起生活的点点滴滴。一个北方汉子,一个壮壮实实的大男人,一个平日里说话嗓门大大的男人,却心细如针。他爱生活,爱家人,怕我冷、怕我累,怕我饿着、怕我不开心,无时无刻的都在看护着我,关心着我,而对自己却非常的吝啬,吝啬的让我心疼。。。

爸妈打来电话要去看忘晓光,没能阻止住两位近80岁的老人,带着他们去了医院。姐姐告诉我,晓光的病情依然在加重,已经进入了重度昏迷,爸妈的心里很难受,我怕老人经受不住太多,劝他们早一点回家,坚持了一阵,爸妈答应了。家里医院隔着一条江,担心老人路上的安全,我又打车送他们回去,并嘱咐姐姐如果有什么情况,一定尽早的通知我,让我能多陪陪晓光。没料到我们刚走,晓光就出现了最坏的状况,6点10分医院打电话通知弟弟去医院,6点20分,2010年11月6日6点20,晓光走了,我却没能见到临终前的晓光。

(晓光病后,他的很多朋友给我打电话询问病情,发短信给我们鼓劲,我非常感谢大家,也为晓光能有这么多的知心朋友而欣慰。晓光走后,房间的老师们还有晓光的朋友们,为我们做了很多很多,我代表晓光感谢你们,我也相信晓光在天之灵一定也能感受的到,借此一角祝愿大家身体健康。)

发表评论:
    看不清?点击再换一个
    
宋晓光,男
1955.05.04—2010.11.06
籍贯:湖北
职业:
墓位:
未选择
 纪念友人的文章
 纪念文章搜索
网上祭奠首选 中国祭祀网 泽智科技 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法律声明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鲁ICP备08018111号
本站(中国祭祀网)中所呈现的“网上陵园”、“3D陵园”、“网上祭奠”、“网上纪念馆”、“追悼会在线”等功能及程序均为
泽智科技版权所有,任何未经授权的复制、修改、散发和用作商业用途的行为均被视为侵权,我们将追究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