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华人祭祀网首页
[登录] [注册] 网站首页 祭祀新闻 在线祭祀 祭祀文章 祭祀留言 祭祀记录 在线帮助 
龙脉福音地  纪念网
—— 墩梁寿寝陵
当前位置
首页-网上陵园-龙脉福音地-纪念文章
华人式的父亲
来自陵园:龙脉福音地 点击: zhaozhiwu录入 2013/04/07


我 的 父 亲
父亲赵秉权,甘肃省张家川县人。1934年6月15日生,1993年11月12日在同心县病逝,享年仅59岁。他是1957年6月从兰州农学院毕业支宁到同心县工作的。他毕生的37年时间全部在同心县度过。这37年用一句话来概括就是:实诚敬业有气节,多难拼搏有作为。37年的岁月,他把青春、理想、抱负、事业全部抛撒在同心这片土地上。
父亲的一生坎坷多难,两次丧偶,一个爱女13岁得白血病离开了人世。因为孩子幼小无人照看,父亲又不能割舍他所钟爱的农业科技事业,又第三次结婚。我家一直出大事,父亲在这种环境中、磕磕绊绊一步一步的前行着。恢复职称制度后,父亲是同心县最早评有农艺师职称的技术人员。他用顽强的毅力克服了一次又一次的生活打击,在他所热爱的农业科技事业上取得了很大的成功,为同心县的农业科技事业的发展作出了贡献,先后多次受区市县奖励,赢得同心人民群众的好评。
作为他的子女,父亲没有给我们留下什么物质财富,但给我们留下的精神财富却很厚重。工作中的父亲,有时为一项农业技术能否适应同心的环境,往往要做多年的实验,取得详实可行性的资料后才进行推广,让我们知道他做事的不懈和努力。我很小母亲就离去,我及弟妹的抚养教育基本是父亲承担的。从父亲那里我很早就学会了生活的自理:会洗锅做饭、缝补衣袜;还会砌墙修屋顶;播种梨地、打场扬麦。父亲一有空就给我们教做人的道理,让我们要有自立自强、化解困难、谦虚好学、与人为善的操守和品德。父亲给我的书信我有时还翻出来看,平凡的话语饱含着父亲的高尚品行、敬业精神及他自己所面临的境况:“钱不敢乱花,我愁得还是吃饭问题,如果花多了我就更困难了,我很快就要下乡去了”(79.2.20日晚)。“我要下乡,可能有些关心不上你们,如果有困难就写一封信寄来或带来,生活苦些是锻炼一个人意志的条件,希你努力。”(79年3月2日晚)。“你自己要好好读书,时间不会再回来的……组织决定让我出差去乌鲁木齐市学习,可能前后得一个月时间”。(79年5月14日)。“来信收悉,我因为工作忙没有给你回信……我感到祖国有前途、人民有前途、城市有前途、农村也有前途……不要放过任何可以利用的时间,学习、学习、再学习!另外,你如果回家应关心几位弟妹的成长,他们虽不和你一娘生,我感到没有什么差别。”(79.9.23)
我家屡遭不幸,村里人都说我们的宅子“风水”不对,要用迷信的方法消除晦气。父亲坚决反对,他说:“我是马克思唯物论者,不相信唯心主义的东西。”现在想来,村子的人也是想着帮助父亲。父亲在单位很多时间都掌管财务,但从不多贪多占。自己生活无论有多么困难,也绝不动用国家的一分钱。财政预算给单位的经费,每年都结余很多,他都请求返还给了财政。我有时利用假期在他单位干点零工,父亲不给多报一分钱。有一年单位盖房子,木工给父亲偷偷做了两把椅子,父亲按当时的价格每把椅子付给了人家17元钱。
父亲从1957年来到同心后,就一头扎进工作之中。估计他再也没有想着要走。我母亲也是甘肃人,父亲和母亲结婚不长时间,父亲就将母亲搬到了同心。1961年在汪家塬村安家落户,借了村里一人家的磨窑居住了下来。我就是在汪家塬的这个家里出生的。我外祖父非常反对父亲在同心安家落户,以致父亲和我的外祖父家关系很僵。我母亲出事后,父亲再也没有和外祖父及家人来往过。致使我和外家都失去了联系,遗憾至今。我母亲的出事与我父亲忙于工作照顾不周有直接关系。那年冬天,父亲已经回家准备过年了,突然接到上级的通知,说近期有暴雪和剧烈降温,要尽快帮助群众做好洋芋窖的防冻工作。父亲立即出门去了。当时我和妹妹还很小,家里过年的面粉也没准备好(那时村里人吃的面粉全部靠石磨加工)。父亲走后,天降暴雪,大雪拥门,人走出去连方向都难辨,母亲在这样的天气里去邻家约借石磨磨面粉,不慎跌入路边被大雪隐蔽窖口的水窖里。母亲就这样离开了人间。父亲回来抱起我和妹妹嚎啕痛哭,我幼小的心灵为之颤栗,终身难忘。
从那以后我和妹妹被父亲托付给村里邻家,今天这个张“老妈”接到她家,明天那个李“姨娘”又叫到她家,我们成了“百家养”了。我只记得父亲成天搞什么的防风固沙的林网条田,很长时间才能见到父亲一次。他居然能撇下他的孩子而撇不下他的工作,满同心的防风固沙?村里人实在看不下去,便托亲说媒的给我父亲又办了一门亲事。其实真正高兴的是我和妹妹,我们终于又成了有家有妈妈的孩子了。那几年我们过的很幸福。我和妹妹能吃的饱饱的,穿的暖暖的,愉快的去上小学校了。但是这幸福的日子并没有维持多长,有一年的夏天,我继母亲临产,因为父亲在外工作没人照顾,结果大出血没有得到及时抢救而撒手人寰。我继母又给我父亲留了一男一女两个孩子,四个孩子最大的我只有十二岁,最小的妹妹仅有一岁。父亲为了工作,居然把远在千里的、年已六旬的祖父从老家接来给他照看孩子。
祖父来的那一年,我家的口粮成了最大的困难。正需要营养的孩子们一个个面黄肌瘦,粗糙的食物使年仅一岁最小的妹妹食物滞留肚中,拉不下来,肚皮撑的像皮球一样,呼吸都微弱了。父亲居然在外工作全然不知,祖父捎信带话的把父亲从单位叫回来,父亲见状慌了神,把小妹妹接到同心县城的身边经细心调养治疗才救活了小妹妹的命。祖父有些气恼,他勒令父亲再找一个妻照顾孩子。于是我第二个继母带着前夫的三个孩子轰轰烈烈的住进我家。祖父年迈时,父亲为了让老家的我二叔多照顾祖父,将二叔的一个孩子领回同心抚养,我家人口最多时达十一口人。这让原本生活负担沉重的父亲到了不堪忍受的境地。但他却没有了家庭孩子无人照顾的负担,可以几个月不回家的去搞他的“事业”。就是偶尔回一次家,还是整天的泡在汪家塬农科队的试验田里。还要关照这个全县树立的“农业学大寨”点的科学种田。那期间父亲和他的同事们解决了关系到同心县农业生产中出现的一件大事--洋芋环腐病。
“我县原来种白皮洋芋,1972年引进了兰花洋芋。结果带来了环腐病,当年发病20%、73年达30%、75年达70%以上,种子病情严重,无种子可种。群众反映‘田里烂、窖里烂,种的洋芋不见面’”(父亲日记)。
为了消灭洋芋环腐病,父亲和他的同事们,在红旗、池家峁、杨沟滩、胡家堡子、汪家塬、河草沟、蔡家滩、喊叫水、套套门、张家塬等村的试点奔波了两年多,成功使用了芽栽、实生籽种植的培育方法,逐步消除了我县洋芋环腐病的危害。“74年全县种42667亩,平均亩产669斤,恢复了49.5%;75年抓技术种植53800亩,防治8.4%,环腐病降到了7%-15%,单产765斤;76年单产867斤。城关红旗大队坚持五年用免疫繁殖单产达2000斤以上”(父亲日记)。
父亲常年下乡,生活十分简朴。无论走到哪里都和乡亲们同吃同住同劳动,吃饭常常没时间,煮一锅洋芋一碟酸菜也算是一顿饭。因此父亲很早就得了胃病,有时胃疼的连饭都吃不下去。我继母常给父亲开小灶,做些柔软容易消化的食物。消除了洋芋环腐病危害的那年,我父亲显得特别高兴,过春节时备了酒席,把邻居们请到家里来热闹了一番。我都很惊奇父亲能这样,因为在我的记忆里父亲是一个惜时如金的人,也是一个非常节俭的人。多少个岁月父亲给我留下的影响只要他回家,总是坐在炕上的一面小炕桌前,桌上放着一盏小煤油灯,父亲不停的写呀写呀写着材料,堆得满炕都是。我睡一觉迷迷糊糊的睁眼看时父亲还在聚精会神的写着。有时鸡都叫了,父亲的小油灯还亮着,灯影在窑洞的拱顶上投下父亲佝偻着背写字的巨大黑影。
1976年的冬天,父亲的爱女,我的一母同胞的妹妹又得了白血病。妹妹病后我父亲像是赎罪一样一直在医院陪着,再没有离开过。父亲每天怜爱的目光、恨不能以身相替的神情,使十五岁的我看着都心碎。妹妹这次大概是和父亲相处最长的日子,她撒娇的偎依在父亲的怀里,像是要把以往欠缺的父爱都要补回来。第二年春天的一个上午,明媚的阳光从窗户照进病房,妹妹伏在父亲的怀里平静的离开了人世。她像永远得到了父爱,脸上还留着笑容。
妹妹的离世对父亲的打击非常大,以致使他变的沉闷而苍老,抽烟比以前厉害的多了,有时一根接着一根。这段时间精神的生活的压力使他的身体很快垮了下去,他仍然一如既往的认真的干着自己的工作。1983年时,父亲已身患多种疾病,骨瘦如柴。单位领导强逼他住院治疗,父亲第一次住进了医院。他在银川五一医院住院治疗了8个多月,病情稍一好转就要求出院。出院时医生吩咐要注意休息,按时服药,不可掉以轻心。但父亲一出院就把医嘱当成了耳边风,不但投入正常工作,还加大了工作量,经常加班到深夜。“我正忙于土壤普查报告,我每天都加班加点工作。” “我正在编辑我们的‘土壤普查报告’很忙,这是11月30日晚11时半写给你的。”“我最近工作挺忙,土壤普查报告由我主编,资料几大堆,我每天都在认真工作。84.12.22日晚11时半”。(摘父亲书信)。
他把全部的时间和精力放在了工作上,似乎要用不停的工作去减轻他内心的痛苦和压力。那时的父亲不但承包着河西灌区小麦技术指导任务,还和土壤普查队一起翻山越岭的取土样,搞分析。
1986年父亲用了一年近似疯狂的工作,写出了50多万字的《同心县土壤普查报告》,这本详实的土壤分析资料,为以后同心县的农业产业结构调整提供了可靠的自然依据。
1989年父亲支撑着已经十分严重的病体,又一次承包了河西镇17000亩小麦种植的技术指导任务,他经常忍着剧痛骑着自行车下乡,当农民收割着丰收的小麦时,父亲第二次又住进了医院。他被宁夏附属医院确诊为胃癌晚期。同心县领导闻讯想尽一切办法,给他创造了最好的治疗条件,但终因病太严重医治无效,于1993年11月12日逝世
父亲的病逝给我留下许多的念想和遗憾。我曾悔恨自己为父亲做的太少,没有让他靠子女过上一天幸福的日子。我现在只能用他的忠诚本分无私敬业的精神激励自己了。


赵治武
二O一O年十月

我 的 父 亲

父亲赵秉权,甘肃省张家川县人。1934年6月15日生,1993年11月12日在同心县病逝,享年仅59岁。他是1957年6月从兰州农学院毕业支宁到同心县工作的。他毕生的37年时间全部在同心县度过。这37年用一句话来概括就是:实诚敬业有气节,多难拼搏有作为。37年的岁月,他把青春、理想、抱负、事业全部抛撒在同心这片土地上。

父亲的一生坎坷多难,两次丧偶,一个爱女13岁得白血病离开了人世。因为孩子幼小无人照看,父亲又不能割舍他所钟爱的农业科技事业,又第三次结婚。我家一直出大事,父亲在这种环境中、磕磕绊绊一步一步的前行着。恢复职称制度后,父亲是同心县最早评有农艺师职称的技术人员。他用顽强的毅力克服了一次又一次的生活打击,在他所热爱的农业科技事业上取得了很大的成功,为同心县的农业科技事业的发展作出了贡献,先后多次受区市县奖励,赢得同心人民群众的好评。

作为他的子女,父亲没有给我们留下什么物质财富,但给我们留下的精神财富却很厚重。工作中的父亲,有时为一项农业技术能否适应同心的环境,往往要做多年的实验,取得详实可行性的资料后才进行推广,让我们知道他做事的不懈和努力。我很小母亲就离去,我及弟妹的抚养教育基本是父亲承担的。从父亲那里我很早就学会了生活的自理:会洗锅做饭、缝补衣袜;还会砌墙修屋顶;播种梨地、打场扬麦。父亲一有空就给我们教做人的道理,让我们要有自立自强、化解困难、谦虚好学、与人为善的操守和品德。父亲给我的书信我有时还翻出来看,平凡的话语饱含着父亲的高尚品行、敬业精神及他自己所面临的境况:“钱不敢乱花,我愁得还是吃饭问题,如果花多了我就更困难了,我很快就要下乡去了”(79.2.20日晚)。“我要下乡,可能有些关心不上你们,如果有困难就写一封信寄来或带来,生活苦些是锻炼一个人意志的条件,希你努力。”(79年3月2日晚)。“你自己要好好读书,时间不会再回来的……组织决定让我出差去乌鲁木齐市学习,可能前后得一个月时间”。(79年5月14日)。“来信收悉,我因为工作忙没有给你回信……我感到祖国有前途、人民有前途、城市有前途、农村也有前途……不要放过任何可以利用的时间,学习、学习、再学习!另外,你如果回家应关心几位弟妹的成长,他们虽不和你一娘生,我感到没有什么差别。”(79.9.23)

我家屡遭不幸,村里人都说我们的宅子“风水”不对,要用迷信的方法消除晦气。父亲坚决反对,他说:“我是马克思唯物论者,不相信唯心主义的东西。”现在想来,村子的人也是想着帮助父亲。父亲在单位很多时间都掌管财务,但从不多贪多占。自己生活无论有多么困难,也绝不动用国家的一分钱。财政预算给单位的经费,每年都结余很多,他都请求返还给了财政。我有时利用假期在他单位干点零工,父亲不给多报一分钱。有一年单位盖房子,木工给父亲偷偷做了两把椅子,父亲按当时的价格每把椅子付给了人家17元钱。

父亲从1957年来到同心后,就一头扎进工作之中。估计他再也没有想着要走。我母亲也是甘肃人,父亲和母亲结婚不长时间,父亲就将母亲搬到了同心。1961年在汪家塬村安家落户,借了村里一人家的磨窑居住了下来。我就是在汪家塬的这个家里出生的。我外祖父非常反对父亲在同心安家落户,以致父亲和我的外祖父家关系很僵。我母亲出事后,父亲再也没有和外祖父及家人来往过。致使我和外家都失去了联系,遗憾至今。我母亲的出事与我父亲忙于工作照顾不周有直接关系。那年冬天,父亲已经回家准备过年了,突然接到上级的通知,说近期有暴雪和剧烈降温,要尽快帮助群众做好洋芋窖的防冻工作。父亲立即出门去了。当时我和妹妹还很小,家里过年的面粉也没准备好(那时村里人吃的面粉全部靠石磨加工)。父亲走后,天降暴雪,大雪拥门,人走出去连方向都难辨,母亲在这样的天气里去邻家约借石磨磨面粉,不慎跌入路边被大雪隐蔽窖口的水窖里。母亲就这样离开了人间。父亲回来抱起我和妹妹嚎啕痛哭,我幼小的心灵为之颤栗,终身难忘。

从那以后我和妹妹被父亲托付给村里邻家,今天这个张“老妈”接到她家,明天那个李“姨娘”又叫到她家,我们成了“百家养”了。我只记得父亲成天搞什么的防风固沙的林网条田,很长时间才能见到父亲一次。他居然能撇下他的孩子而撇不下他的工作,满同心的防风固沙?村里人实在看不下去,便托亲说媒的给我父亲又办了一门亲事。其实真正高兴的是我和妹妹,我们终于又成了有家有妈妈的孩子了。那几年我们过的很幸福。我和妹妹能吃的饱饱的,穿的暖暖的,愉快的去上小学校了。但是这幸福的日子并没有维持多长,有一年的夏天,我继母亲临产,因为父亲在外工作没人照顾,结果大出血没有得到及时抢救而撒手人寰。我继母又给我父亲留了一男一女两个孩子,四个孩子最大的我只有十二岁,最小的妹妹仅有一岁。父亲为了工作,居然把远在千里的、年已六旬的祖父从老家接来给他照看孩子。

祖父来的那一年,我家的口粮成了最大的困难。正需要营养的孩子们一个个面黄肌瘦,粗糙的食物使年仅一岁最小的妹妹食物滞留肚中,拉不下来,肚皮撑的像皮球一样,呼吸都微弱了。父亲居然在外工作全然不知,祖父捎信带话的把父亲从单位叫回来,父亲见状慌了神,把小妹妹接到同心县城的身边经细心调养治疗才救活了小妹妹的命。祖父有些气恼,他勒令父亲再找一个妻照顾孩子。于是我第二个继母带着前夫的三个孩子轰轰烈烈的住进我家。祖父年迈时,父亲为了让老家的我二叔多照顾祖父,将二叔的一个孩子领回同心抚养,我家人口最多时达十一口人。这让原本生活负担沉重的父亲到了不堪忍受的境地。但他却没有了家庭孩子无人照顾的负担,可以几个月不回家的去搞他的“事业”。就是偶尔回一次家,还是整天的泡在汪家塬农科队的试验田里。还要关照这个全县树立的“农业学大寨”点的科学种田。那期间父亲和他的同事们解决了关系到同心县农业生产中出现的一件大事--洋芋环腐病。

“我县原来种白皮洋芋,1972年引进了兰花洋芋。结果带来了环腐病,当年发病20%、73年达30%、75年达70%以上,种子病情严重,无种子可种。群众反映‘田里烂、窖里烂,种的洋芋不见面’”(父亲日记)。

为了消灭洋芋环腐病,父亲和他的同事们,在红旗、池家峁、杨沟滩、胡家堡子、汪家塬、河草沟、蔡家滩、喊叫水、套套门、张家塬等村的试点奔波了两年多,成功使用了芽栽、实生籽种植的培育方法,逐步消除了我县洋芋环腐病的危害。“74年全县种42667亩,平均亩产669斤,恢复了49.5%;75年抓技术种植53800亩,防治8.4%,环腐病降到了7%-15%,单产765斤;76年单产867斤。城关红旗大队坚持五年用免疫繁殖单产达2000斤以上”(父亲日记)。

父亲常年下乡,生活十分简朴。无论走到哪里都和乡亲们同吃同住同劳动,吃饭常常没时间,煮一锅洋芋一碟酸菜也算是一顿饭。因此父亲很早就得了胃病,有时胃疼的连饭都吃不下去。我继母常给父亲开小灶,做些柔软容易消化的食物。消除了洋芋环腐病危害的那年,我父亲显得特别高兴,过春节时备了酒席,把邻居们请到家里来热闹了一番。我都很惊奇父亲能这样,因为在我的记忆里父亲是一个惜时如金的人,也是一个非常节俭的人。多少个岁月父亲给我留下的影响只要他回家,总是坐在炕上的一面小炕桌前,桌上放着一盏小煤油灯,父亲不停的写呀写呀写着材料,堆得满炕都是。我睡一觉迷迷糊糊的睁眼看时父亲还在聚精会神的写着。有时鸡都叫了,父亲的小油灯还亮着,灯影在窑洞的拱顶上投下父亲佝偻着背写字的巨大黑影。

1976年的冬天,父亲的爱女,我的一母同胞的妹妹又得了白血病。妹妹病后我父亲像是赎罪一样一直在医院陪着,再没有离开过。父亲每天怜爱的目光、恨不能以身相替的神情,使十五岁的我看着都心碎。妹妹这次大概是和父亲相处最长的日子,她撒娇的偎依在父亲的怀里,像是要把以往欠缺的父爱都要补回来。第二年春天的一个上午,明媚的阳光从窗户照进病房,妹妹伏在父亲的怀里平静的离开了人世。她像永远得到了父爱,脸上还留着笑容。

妹妹的离世对父亲的打击非常大,以致使他变的沉闷而苍老,抽烟比以前厉害的多了,有时一根接着一根。这段时间精神的生活的压力使他的身体很快垮了下去,他仍然一如既往的认真的干着自己的工作。1983年时,父亲已身患多种疾病,骨瘦如柴。单位领导强逼他住院治疗,父亲第一次住进了医院。他在银川五一医院住院治疗了8个多月,病情稍一好转就要求出院。出院时医生吩咐要注意休息,按时服药,不可掉以轻心。但父亲一出院就把医嘱当成了耳边风,不但投入正常工作,还加大了工作量,经常加班到深夜。“我正忙于土壤普查报告,我每天都加班加点工作。” “我正在编辑我们的‘土壤普查报告’很忙,这是11月30日晚11时半写给你的。”“我最近工作挺忙,土壤普查报告由我主编,资料几大堆,我每天都在认真工作。84.12.22日晚11时半”。(摘父亲书信)。

他把全部的时间和精力放在了工作上,似乎要用不停的工作去减轻他内心的痛苦和压力。那时的父亲不但承包着河西灌区小麦技术指导任务,还和土壤普查队一起翻山越岭的取土样,搞分析。

1986年父亲用了一年近似疯狂的工作,写出了50多万字的《同心县土壤普查报告》,这本详实的土壤分析资料,为以后同心县的农业产业结构调整提供了可靠的自然依据。

1989年父亲支撑着已经十分严重的病体,又一次承包了河西镇17000亩小麦种植的技术指导任务,他经常忍着剧痛骑着自行车下乡,当农民收割着丰收的小麦时,父亲第二次又住进了医院。他被宁夏附属医院确诊为胃癌晚期。同心县领导闻讯想尽一切办法,给他创造了最好的治疗条件,但终因病太严重医治无效,于1993年11月12日逝世。

父亲的病逝给我留下许多的念想和遗憾。我曾悔恨自己为父亲做的太少,没有让他靠子女过上一天幸福的日子。我现在只能用他的忠诚本分无私敬业的精神激励自己了。

赵治武

二O一O年十月

发表评论:
    看不清?点击再换一个
    
网上祭祀首选 华人祭祀网 泽智科技 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法律声明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鲁ICP备08018111号
本站(华人祭祀网)中所呈现的“网上陵园”、“3D陵园”、“网上祭祀”、“网上纪念馆”、“追悼会在线”、网上祭奠网站等功能及程序均为
泽智科技版权所有,任何未经授权的复制、修改、散发和用作商业用途的行为均被视为侵权,我们将追究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