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中国祭祀网首页
[登录] [注册] 网站首页 祭祀新闻 在线祭祀 祭祀文章 祭祀留言 祭祀记录 在线帮助 
永远的妈妈  纪念网
当前位置
首页-网上陵园-永远的妈妈-纪念文章
写给妈妈的话
来自陵园:永远的妈妈 点击: mjh19750228录入 2010/11/02

我的心,一会轰然被撕开一个大口子,一会又像被小虫啃噬般。妈妈,一想起你连午饭都没吃,我亲见你停止了呼吸,娘亲啊,我怎么能停止悲痛,怎么能安心啊?

在母亲去世前一个月的时候,我和母亲通电话,还数落母亲,那时总觉得奶奶身体不好,怕奶奶哪一天撒手而去,总是嘱咐母亲多去陪陪奶奶,因为奶奶身体不舒服,心情不好,母亲去了奶奶总是埋怨妈妈,或者朝妈妈发脾气,妈妈心里委屈,本来上山就很累,还得去受委屈,我电话里说妈妈,当儿女的就得受委屈,我为了你们不是也受着委屈吗,让那个白眼狼给揍了一顿……妈妈那边一直在应声,答应我会好好照顾奶奶……现在想来,我是多么混蛋!妈妈啊,请你原谅女儿,你走后,这一幕幕都成了女儿心里拔不掉的刺啊,夜深人静的时候,扎的女儿痛!

亲见了自己的妈妈生命最后一段路程,想想那些情景,都要窒息了!娘亲啊,我如何能不想你,娘亲啊,你再也不能享女儿的福,女儿再也无法孝顺你了!

装在妈妈盒子里的照片,是爸爸选的,是妈妈年轻时拍的,一是因为妈妈没有一寸的近照,二是爸爸很喜欢那张照片,妈妈那时真美,概也是妈妈最喜欢的吧。

妈妈生前,我最后一次回家,问妈妈要擦脸的,妈妈把她的拿给我用,很温润的,大概是妈妈赶集的时候买的吧。妈妈过世之后,我住在家里那几天,每天都用这瓶面霜。我总觉得,妈妈从来不曾离去,只是出去串门了,哪个早晨我醒来,就会看到妈妈坐在厨房里,烧火做饭……

我把妈妈堆在东屋没来及洗的衣服全部都洗干净了,然后晾晒在院子里,在家里住的时候我身上穿的,也是妈妈的衣服,所以每天都有一种恍惚,妈妈就在家里,从来没有离开过我。

我去银行的时候,去饭店吃饭的时候,我忍不住要掉泪。妈妈跟着我来这些地方的时候,都是那么听话,像个孩子,会静静地坐在一边等我,看着我。

从妈妈05年病了之后,五年半的时间里,妈妈整个人都变了。像个孩子了。依恋爸爸。其实她受了很多苦,遭了很多罪,她拖着病弱的身体,要去山里帮助爸爸干农活,回家了还要洗衣做饭,很多事情,想起来,我就会很后悔,如果我再多关心妈妈一点,每年都把妈妈接来打打针保养保养身体,妈妈不会这么早就离开我……

想到妈妈走的那天,连午饭都没吃,我在医院里眼睁睁地看着妈妈停止了呼吸,我的心,就像被撕裂了一样,我真想跟随妈妈而去……

妈妈走的那天,看到妈妈躺在门板上,心如刀割。我握着妈妈的手,妈妈的手冰凉冰凉。我熟悉的,妈妈的手,妈妈的指甲,还残留着白天干活的泥土。我商量了爸爸,剪了一束妈妈的头发,剪了一个妈妈的指甲,贴身保留着,那是我妈妈的,永远都是我妈妈的……

妈妈临走那天穿的衣服,爸爸给妈妈埋了,埋在果园里,妈妈最喜欢的一棵李树下面。妈妈的外套让我保留下来了,那件衣服,见证了妈妈最后一天的劳作,留着妈妈的汗水和体香。我将它还有妈妈最喜欢的一件衣物,整齐地叠放在我给妈妈买的围巾里。带回威海,每天都要闻一闻妈妈的气息。熟悉的味道,熟悉的物件,只是,我再也见不到你了,妈妈。

妈妈,我很想和你说话,我知道,你一定听得到。

发表评论:
    看不清?点击再换一个
    
门氏太君喜英,女
1951.02.26—2010.10.06
籍贯:
职业:
墓位:
未选择
 纪念文章
 纪念文章搜索
网上祭祀首选 中国祭祀网 泽智科技 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法律声明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鲁ICP备08018111号
本站(中国祭祀网)中所呈现的“网上陵园”、“3D陵园”、“网上祭祀”、“网上纪念馆”、“追悼会在线”等功能及程序均为
泽智科技版权所有,任何未经授权的复制、修改、散发和用作商业用途的行为均被视为侵权,我们将追究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