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华人祭祀网首页
[登录] [注册] 网站首页 祭祀新闻 在线祭祀 祭祀文章 祭祀留言 祭祀记录 在线帮助 
父爱如山  纪念网
当前位置
首页-网上陵园-父爱如山-纪念文章
爸爸的金枝玉叶
来自陵园:父爱如山 点击: zhanglan1999录入 2010/08/09

很久前在博里写了这个文章,爸爸,您一定没看过。

贴给您看吧,让您知道我一直以来对您未曾言表的爱。

天天说金枝玉叶哪里是金枝玉叶啊,整个一个八爪鱼嘛,那么张扬,那么肆无忌惮。每每此时,我都得意地望着窗台前属于我的一大片葱郁,满心欢喜。

我的金枝玉叶养了有三年多了,最初喜欢它,就是因为它不遮掩的骄傲的名字.像我美丽的童年。童年是被爸爸宠着过来的。我的细细黄黄的头发总是爸爸给洗,那时洗头用洗衣粉,很容易粘在一起,爸爸把家里的小凳子摆成一排,让我仰躺在上边,他一点点给我洗。指甲也是爸爸剪的,每次剪指甲之前他先问“留一个尖尖吧?别人欺负你了好挖他”我兴高采烈地等着那些很厉害的“尖尖”时,却总是被剪得平平的。我想不起来爸爸是怎样说服我接受那些不是我盼望的“尖尖”的指甲的。爸爸还给我洗脚,呵呵,是哄着洗,用热水把我脏脏的小脚丫放进去,慢慢搓,边搓边说“狗甲甲有一斤了啊”。长大后哥哥说记得爸爸小时候拧着他的耳朵让他学习之类的事情,我却丝毫记不得爸爸这样对过我。

童年的快乐还源于金枝玉叶一样的无拘无束。哥哥姐姐有一帮年纪稍大的伙伴,让我非常羡慕(小孩子因为盼望成长而喜欢和比自己大的孩子一起玩吧)。每每要跟了去,他们不愿意带我的时候,爸爸就会“让”他们带上妹妹。我便小心,快乐地跟着他们,去沙枣林摘桔黄色的沙枣,爬很高的树。小时候我很瘦,敏捷得像猴子一样,哥哥姐姐或者他们的伙伴一声令下,我便嗖嗖地攀上树去。这样的玩耍让我“负过伤”,但并无伤心的感觉。一次和他们一起玩打仗,一大帮人分成好人和坏人,当然还有司令或者小兵什么的,我是很小的兵,但是很认真地跟着他们跑着喊着,和真的一样。跑得太认真拌在一个煤堆上,拿在手上当枪用的木棒戳进眼睛下边,血流不止,惊慌的爸爸抱着我去医院,缝了两针了事。爸爸如今提起来还说“那次太危险了,就差一点点(用手指比划),就戳进眼睛了”。还有一次站在菜窖旁边玩一个拉拉车的车轮(当时都这么叫,现在想来该是叫手推车),兴起时跌下菜窖,一个路过的哑巴看见,冲下菜窖抱我出来,爸爸带着去缝针,那次我哭得极伤心,不是因为痛,是因为伤正好在头顶,要剃光头发才可以消毒缝针,想到要被同学们和哥哥姐姐喊“光光头,卖香油。” 就止不住眼泪。

这样写着时越发明白,喜欢金枝玉叶,是因为,我一直是爸爸掌上的金枝玉叶啊

发表评论:
    看不清?点击再换一个
    
张舒遴,男
1936.05.20—2010.07.31
籍贯:黑龙江
职业:医生
墓位:
未选择
 纪念文章
 纪念文章搜索
网上祭祀首选 华人祭祀网 泽智科技 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法律声明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鲁ICP备08018111号
本站(华人祭祀网)中所呈现的“网上陵园”、“3D陵园”、“网上祭祀”、“网上纪念馆”、“追悼会在线”等功能及程序均为
泽智科技版权所有,任何未经授权的复制、修改、散发和用作商业用途的行为均被视为侵权,我们将追究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