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华人祭祀网首页
[登录] [注册] 网站首页 祭祀新闻 在线祭祀 祭祀文章 祭祀留言 祭祀记录 在线帮助 
思亲园  纪念网
当前位置
首页-网上陵园-思亲园-纪念文章
母亲的回忆
来自陵园:思亲园 点击: 您的爱女录入 2012/04/06

母亲的回忆

去给父亲上坟。站在父亲坟前,怀念父亲的同时,我更多的是对母亲的思念。因为母亲没有给我留下可以用来怀念她的任何标志。想到这里,我就止不住潸然泪下。 流泪

母亲的一生是苦难的一生。母亲十六岁出嫁,做了家里的大媳妇。我们家乡有句话:头大的媳妇,头槽的牛犊。也就是说,老大媳妇就象第一槽的牛犊一样,是最苦最累的。每天一大早,在家里人还没有起来之前,母亲就必须打扫完卫生,然后服侍婆婆起床,接着开始一天的劳作,做饭,洗涮,下地干活......忙完这些日常功课,还必须到婆婆房里边陪婆婆说话,边做婆婆指派的针线活。直到婆婆累了,放话让休息,才敢回自己房间。但还不能睡觉,又用棉被捂着窗户做娘家人的一些针线活。这可是不能让婆婆知道的,因为婆婆知道了,嫌费灯油会责骂的。母亲一手操办娶了小婶,嫁了小姑,而她的丈夫却长年不在家,出外做生意,其实不过开了个小卖部。母亲生过一个儿子,却夭折于出麻疹。在母亲三十五岁的时候抱养了我。在家乡解放后,她的丈夫回到了家乡,但夫妻团聚的日子并不长久,丈夫得了严重的肺病,不久不治而亡。

母亲在悲痛的同时,又担心我这个抱养的孩子今后在家里会受委屈,在土改工作队的动员与支持下,决定改嫁。这在当时是需要有相当的勇气的。于是母亲带着我嫁给了我的父亲,也就是我的继养父。并随父亲到了西安

从农村到了大城市,母亲仍然保持着勤劳简朴的生活作风。舍不得吃舍不得穿。一次,母亲和父亲吵嘴,母亲有点赌气的对我说:“走,妈带你去吃好的。”我随母亲上了大街,转了半天。母亲五分钱买了一根麻花,给我了一多半,她吃了一小截。过去,我曾把这件事当做笑话讲给伙伴听,而现在当我的生活阅历不断丰富以后,再想到这件事,心里就会觉得酸酸的。也许在母亲看来,五分钱的麻花就是一种奢侈的享受。

比农村好一点的城市生活并没有让母亲享受多久,经历了三年的低标准生活,母亲的健康状况一天比一天差,终于一病不起。在病危的日子,母亲提出了一个现在的人们不会理解的要求:想吃香香的大肉片。母亲平时太苛刻自己了。而这对我来说也是一个难题,我们平日很少吃肉,十六岁的我还不会做红烧肉,父亲也做不好。后来请邻居大妈做了点,可是重病的母亲那里吃得下,只不过是尝了一点点。不久五十二岁的母亲就与世长辞,客死他乡了。

母亲的一生是勤劳的一生,在老家的辛勤劳作就不用说了。就是到西安以后,母亲也从没有坐享城市生活,还在居委会揽了纺石棉线的活。晚上我在煤油灯下写作业,她总在做针线活。从未见过她闲坐一会儿。可惜的是她活了五十多岁,也没有在电灯下做过一回活。我们家住的是一个贫穷的大杂院,母亲去世后的1965年才按上了电灯。

母亲的一生是无私的一生。在瓜菜代的年代,她总说父亲要养家糊口,而我要长身体,所以总把锅里的米和面条捞给父亲和我吃,而她只喝汤吃菜充饥,以至身体严重受亏,过早离开了人世。母亲对我这个抱养的女儿,倾注了全部的爱。但我却有愧于母亲。母亲曾让邻居大妈告诉我,她死后,让我把她搬回家,但我却没办到。

母亲去世后,我和父亲相依为命。为了满足父亲叶落归根的愿望,我选择了回乡插队。因为没有投亲靠友,父亲还在西安,我只能独自生活,因此,我享受了和北京来我们村插队的知青一样的待遇。原想等我把自己安排好点以后再考虑母亲迁坟的事,没想到,却纠缠上了一场遗产官司,父亲也回到家乡,和我一起打官司。一个半月后,处理完一切,父亲回到西安,却发现埋葬母亲的公墓被开发了,而当时已过了一个月的迁坟期限。我好悔啊,早知道会是这样,我就不打那场官司了,尽管我赢了。母亲把一生的爱给了我,我却无法满足母亲心愿,造成了无法弥补的终身遗憾。更令我伤心的是,操劳一生的母亲,竟连一章照片也没有留下,妈妈呀,您让女儿到那里去寄托哀思,让女儿到那里去和你说几句知心话。真希望有天堂,愿母亲在天堂能过上好日子,不再受苦受累。人说,网上世界无所不能,愿母亲能从网上听到女儿的忏悔。

永远怀念我的母亲。 流泪 流泪 流泪 流泪 流泪 流泪 流泪 流泪

发表评论:
    看不清?点击再换一个
    
网上祭祀首选 华人祭祀网 泽智科技 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法律声明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鲁ICP备08018111号
本站(华人祭祀网)中所呈现的“网上陵园”、“3D陵园”、“网上祭祀”、“网上纪念馆”、“追悼会在线”、网上祭奠网站等功能及程序均为
泽智科技版权所有,任何未经授权的复制、修改、散发和用作商业用途的行为均被视为侵权,我们将追究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