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华人祭祀网首页
[登录] [注册] 网站首页 祭祀新闻 在线祭祀 祭祀文章 祭祀留言 祭祀记录 在线帮助 
思亲园  纪念网
当前位置
首页-网上陵园-思亲园-纪念文章
父亲的回忆
来自陵园:思亲园 点击: 您的爱女录入 2012/04/06

父亲的回忆

昨天是清明节,我和老伴骑着自行车回到30里外的故乡去给父亲上坟。说是故乡,已没有了亲人,老屋也卖给了别人。故乡的含义也就是那片埋葬父亲的土地。

摆上祭品,看着袅袅升起的轻烟,父亲生前的点点滴滴都清晰地出现在我的脑海:父亲一生没有亲生儿女,他把我这个毫无血缘关系的女儿视若掌上明珠,为我倾注了全部心血。

在那使用煤油灯的年代,在那炎热的夏天的夜晚,总是父母亲的蒲扇伴我进入梦乡。父母轮流为我摇着蒲扇,挥去热浪,赶走蚊虫,直到我进入甜美的梦乡,他们才入睡。有一年,母亲回老家去了,我却得了风团病。到了晚上浑身奇痒难忍,无法入睡,父亲就守在床前,轻轻地为我挠痒,他拍挠重了会伤了皮肤,又怕挠轻了不顶用,他的手法那样轻柔,就像母亲的手那样温柔,我至今难忘。我小时候特别喜欢吃凉拌藕,一天母亲做好了菜,还没到吃饭的时间,那凉拌藕的香味强烈地吸引着我,我偷偷夹了好几片,拿在手里,溜出家门,躲在一株大树后边,细细地品尝美味,忽然有人在我头上轻轻敲了一下,我还没回过神,就听到了爸爸的声音:“好啊!偷吃呢!”接着哈哈大笑起来,一点没有责备我的意思,以后我们家的餐桌上的凉拌藕就多起来。父亲每次下班回来总会把他手中的新钱挑出了给我,让我买另食,在父母亲勤俭过日子的传统影响下,我舍不得花这些钱,攒下来买学习用品或交学费。母亲去世后,父亲对我更是疼爱有加,为了给我买一件我喜欢的衣服,不惜用三轮车载着我跑遍了西安市的所有服装店。

为了满足父亲叶落归根的愿望,在上山下乡的滚滚洪流中,我选择了回乡插队。心胸狭窄的婶娘找借口和我大吵大闹,不让我和她一起吃饭。父亲得知消息后从西安赶回来,一个集日,给我买全了锅碗、风箱、案板、炉子,等全套厨具。父亲知道我母亲去世得早,自理生活能力强,会安排好自己的生活的。婶娘为了让我帮她挑水,提出共用一个水缸。父亲说:不,各用各的。帮她的忙可以,别让她觉着咱还得靠着她。坚持把水缸也给我买了回来。我试验了一下,麦麸也能做饼子吃,舍不得扔掉麦麸,就做了一些饼子和馒头夹带着吃,远在西安的父亲不知从那个亲戚那儿得知了这一消息,以为我粮食不够吃,立刻给我汇来钱,让我买粮食吃......

父亲对我的爱太多了,一下怎么说得完?

漂泊了50年的父亲,在69岁那年回到了故乡。说是故乡,原来的小伙伴许多已经不在了。每天父亲总会和几个老头晒太阳,他们坐在一起,常常是默默的一言不发,也许该说的话都说完了,他们都在想自己的心事。现在我才体会到父亲当时是多么寂寞啊!而我整天忙于工作和孩子,只能每两个星期骑自行车回去一回,给父亲送点钱和吃的。就连这点“孝心”我也没机会多给父亲一点。

又过了四、五年父亲病倒住院了。我忙完了工作就往医院赶,衣不解带地伺候父亲了一个多月,也没能挽回父亲的生命。父亲临终时满足地对我说:“你这么尽心伺候我,我一辈子能落这个底我也知足了。”听了父亲的话,我一方面感到欣慰,但更多的是愧疚,比起父亲给我的爱来,我给父亲了什么呢?要是没有父亲,哪有我的今天?也许我也会象我的亲姐姐一样,一辈子上不起学,到老了要靠儿女养活。

父亲给了我爱,给了我吃苦耐劳的精神,给了我独立自强的骨气,我永远怀念我的父亲!

发表评论:
    看不清?点击再换一个
    
网上祭祀首选 华人祭祀网 泽智科技 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法律声明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鲁ICP备08018111号
本站(华人祭祀网)中所呈现的“网上陵园”、“3D陵园”、“网上祭祀”、“网上纪念馆”、“追悼会在线”、网上祭奠网站等功能及程序均为
泽智科技版权所有,任何未经授权的复制、修改、散发和用作商业用途的行为均被视为侵权,我们将追究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