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华人祭祀网首页
[登录] [注册] 网站首页 祭祀新闻 在线祭祀 祭祀文章 祭祀留言 祭祀记录 在线帮助 
安祥之地  纪念网
当前位置
首页-网上陵园-安祥之地-纪念文章
清明祭娘亲
来自陵园:安祥之地 点击: 刘建设录入 2011/04/06

俺 娘

俺娘是一个极其普通的农村妇女,普通得连我这个曾读过十来年书的儿子也不知道怎么写她的名字,因为我只知道有人喊俺娘的名字叫啥,却从来没有见过有人写俺娘的名字是那几个字。

和许多农村妇女相比,俺娘心不灵,手不巧,既没有娇好的容貌,又不识字,而且还长期受病痛的折磨。但俺娘所受的苦难,俺娘的吃苦耐劳,俺娘的节俭是我一生永远也享用不尽的宝贵财富,同也是激励我不断进取的精神动力。

俺娘出生在万恶的旧社会,几岁时姥爷就撒手西去。为了让三个舅舅和小姨能够活下来,姥姥把俺娘给送了人。在那饿魂遍野的年代,俺娘在别的人家照样面临着被饿死的困境,无奈她又偷偷地跑回了家。看着“不听话”的俺娘,姥姥把俺娘痛打一顿后还是咬咬牙把俺娘给留了下来。

是共产党把俺娘从苦海中解救了出来。俺娘在不到二十岁的时候嫁给了苦大仇深的俺大。由于小时候严重挨饿,俺娘的身体极度虚弱,在生下俺哥后便落下了头痛病。屋漏偏遇连阴雨,大跃进、三年困难接踵而来。大跃进时,为了能抢到一些能填肚子的东西,俺娘的胳膊和腿磕得青一块、紫一块。三年困难时期第一年,俺娘生下了俺。为了让俺能存活下来,俺娘东家大娘西家婶的给俺找吃的,饱一顿饥一顿给俺省喝的。身体的过度透支,俺娘的头痛病更加严重了,多则十天八天痛一次,少则三天两天就痛一次,痛起来有时候她用脑袋直撞墙。

尽管俺娘的身体那样的虚弱,但为了贴补家里,每年的夏收和秋收季节,她和左邻右舍的大娘大婶一样,早上揣上几块红薯,或带上几个红薯干面饼子,跑到几十里外的老王坡拾麦捡豆,往往一去就是一整天,晚上回来一坐下就起不来。随着俺哥和俺的相继长大,俺家的生活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俺娘夏秋两季拾麦捡豆的劲儿仍然不减。记得俺参加工作第10个年头那个麦收俺回家帮助收麦,尽管俺百般劝阻,俺娘她还是执意要去老王坡拾麦。那年俺娘已是接近六十岁的老人了。

俺娘的节俭,在俺那儿是出了名的。每次头痛,俺娘只用几分钱一包的头痛粉,有时甚至不吃药硬挺。1998年5月,俺娘病重让俺回家,回家后俺带俺娘到漯河去检查,医院检查已是癌症晚期。后来俺大告诉俺,俺娘在1997年初就已病得很重了,她一怕影响俺的工作不让把她的病情告诉俺,二怕给家里增加负担不愿去看病,就是勉强去看病,也是在村里卫生所或乡里卫生院去简单地看一下。后来俺还听说,俺娘信了主,因为她相信耶稣有“超能量”,不吃药、不打针、不花钱,只要心诚,有病也会自己好。由于一拖再拖,俺娘的病错过了最佳治疗期,于1998年麦收后几天就西去了。俺那可怜的娘,一生节俭,新麦子打下来也没能吃上。

俺娘和天下所有的娘一样,总把儿女的事挂在心上。俺在学生时代是俺那儿公认的大学生苗子,由于俺的不懂事,学习不上心,俺与大学校门擦肩而过,让俺娘伤心得没有一点办法。高中毕业后,同龄的孩子一个个把媳妇都娶到了家里,而俺连一个提媒茬的都没有。俺娘急了,左托右请,终因俺没能考上大学的“臭名”没能定下亲事。

为了能娶上个媳妇,也为了给俺娘争口气,1982年冬俺参军来到部队。功夫不负苦心人,通过努力,1985年秋俺考上了军校。当俺娘得到消息后,一生节俭的她竞叫俺大买了一挂大鞭炮进行庆贺。

俺娘走了,她有满足,也有遗憾,满足的是她能看到她的儿女一个个长大,遗憾的是本可以看到孙子辈出息起来而没能看到。

娘,您的大孙子(俺的侄子)已是在读硕士研究生,二孙子年也将考大学,您高兴吗?

发表评论:
    看不清?点击再换一个
    
网上祭祀首选 华人祭祀网 泽智科技 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法律声明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鲁ICP备08018111号
本站(华人祭祀网)中所呈现的“网上陵园”、“3D陵园”、“网上祭祀”、“网上纪念馆”、“追悼会在线”等功能及程序均为
泽智科技版权所有,任何未经授权的复制、修改、散发和用作商业用途的行为均被视为侵权,我们将追究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