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华人祭祀网首页
[登录] [注册] 网站首页 祭祀新闻 在线祭祀 祭祀文章 祭祀留言 祭祀记录 在线帮助 
父亲大人张公良继之灵位  纪念网
当前位置
首页-网上陵园-父亲大人张公良继之灵位-纪念文章
怀念我的父亲
来自陵园:父亲大人张公良继之灵位 点击: zhangbing19800920录入 2018/09/29

父亲去世已经4年了,我一直想写点什么来缅怀他。客观上来看,我的父亲是个平凡的人。他的特殊在于他是位农民,同时也是位残疾人。农民加残疾人的身份注定了父亲这一辈子的艰难。他的眼睛生下来本是好的,他是家里的长子。4岁时,得了眼疾,本是很平常的病。只是我的太奶奶过于迷信,不让去医院,请人跳大神,耽误了好些天都不见好转,最后被送到汉口医院时,眼睛已是保不住了。这些都是母亲告诉我的,父亲从未提起过。父亲出生的年代是新旧华人即将换代的时期,也是老百姓生活最难熬的时候。解放后,不到7岁的他就得帮家里干活。由于看不见,他根本没机会上学。村里同龄孩子及二叔就幸运多了。我想,那时父亲内心多少会埋怨一下上天吧!但是,我奶奶跟我说过,他这个大儿子从小就很懂事,十几岁就跟大人一样在公社挣工分,补贴家里,还会尽自己所能照顾弟弟妹妹。父亲本有5个弟2个妹,3叔在出生后不久夭折了。爷爷身体一直不好,奶奶要照顾7个孩子,想想都觉得太可怕了。还好父亲比他们大很多,力气也大,10几岁就跟大人干的活一样多,可以给家里分担不少。父亲是个能干人,年前的时候一定帅到不行,因为从我身上就可见一斑,人们都说我是他的模子。我听说那时,公社里的姑娘都爱和父亲搭档干活,其中有一个据说喜欢他不行了,就直接跟父亲说:你要是能捡起我扔地上的手娟,我就嫁给你。这件事情是很多年后我和父亲母亲一起碰到那位大婶时才得知的。我想,我的父亲如果是健全的,他一定会拥有一段美好的恋爱婚姻。父亲是在36岁时和母亲结婚的,母亲小他14岁,她的双腿残疾,是小时候得了小儿麻痹症导致的。父亲和母亲是通过介绍认识的,当时父亲很同情母亲,因为我外公一直虐待她,一直到现在我们几个孩子都对外公没好印象。但是当时爷爷和奶奶是绝对反对这桩婚事的,理由是怕自己的儿子一辈子受罪。父亲的一辈子都是艰难的,小时候家里穷,很小必须干活,一直到36岁都还在为家里,我的二叔、四叔都比他结婚早,二叔去了黄石当了工人,四叔在村里第一个盖起楼房,其他弟妹也拥有了自己美好的生活。有了我们3个孩子后,他一个人就得养起5口人了。上世纪80年代,正是改革初期,家庭之间的分化逐步形成,小时候我比得最多的就是四叔家的孩子,甚至老埋怨自己咋就生在这么个家庭,现在想来那时是多么的不懂事。父亲再难也从未让我们饿过肚子,为此他不知道受过多少罪。他做篾器活,开乡村加工厂,这些事情是健全人都感觉有困难的事情。他曾经把后村招人嫌弃的可怜单身汉接回家里吃晚饭,当时可是数九寒冬。如果不是父亲,那人可能熬不过当夜。父亲为了我上学,一直都省吃俭用,他从小一直鼓励我,一定要把书读得高高的,就是砸锅卖铁也会供我。果然,我考上大学了。父亲借遍了乡里乡亲,最后硬是为我凑够了学费。父亲对于我的恩是注定这辈子无法还清了。我大学毕业后,远去了内蒙古。本来在上学时就远离父母的我这下离他们更远了。头几年,只是过年时每次都回武汉老家,但每年回去我都会看到我的父亲在渐渐老去。但是我只能每年很短暂陪在他身边,回到内蒙古就又是长时间的离别,因为我从事的是野外勘测工作,更是在有些地方长时间无法给他们打个电话。父亲仅来过我这一次,是07年我刚结婚的那一年,后来直到去世也没来过。那一年他来,可我却只待了一天就出野外了,搞得老人悻悻的离开。2011年,是我买车的那一年。但就在那一年,我的父亲查出来食道癌晚期。于是在5月份,我携带妻儿回了老家。见到父亲时,他很平淡,我说:爸,您现在就去医院化疗吧!父亲说:没什么事,我都这个岁数了,还有什么死不得的呀,不用去了,花那钱。我有些生气的说:爸您才多大呀,现在华人人平均寿命都70大几了,您才60几就算老啦,再说啦,我们现在过好了,你正是应该享清福的时候呢?父亲说:现在啥也别说,你们回来还没吃饭先吃饭吧!吃饭的时候,我发现父亲吃得很高兴,一点也看不出来是在癌症末期。5月的武汉行,在父亲的催促下草草结束。我又回到了内蒙古,又开始了我的勘测工作,但是心里却总有放不下的对父亲的担忧。7月底的一天,我在赛汗接到了姐打来的电话,说爸不行了,接着爸在那头说:兵兵,你赶紧请个假回来吧!我怕你回晚了见不着我了。其实这是父亲这生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只是当时我远不知道,只是急忙回答了他:好,我就回。2011年8月初的武汉之行,注定了让我这一辈子都无法释怀,我真后悔为了所谓的工作和将来而失去了照顾我爸的机会,我就这样还没让他享一下福就失去了他。人这一辈子最痛苦的莫过于自己最亲的人走了而自己却没有陪够他。父亲是2011年8月5日凌晨一点多走的,他没有住过一天医院,走的时候也很安详,没有一丝痛苦的哀叫。谁不知道啊,晚期癌症最痛苦的就是剧烈的疼痛。这种钻入骨髓的疼在我父亲身上却表现的轻描淡写。我跪在了那,我想,父亲是什么样的人呀,我从小到大都没有见过他因难受而表现出来。他的手曾经因为做篾器活冬天冻得裂开很多口子都还正常的干活,他的牙痛到半边脸肿得很大也不会唏嘘一下,到了现在还在忍受人生的终极磨难。我的泪已经控制不住往下淌了,此时,“父爱如山”,我觉得字字珠玑。写到此,我已不想继续。只已“夫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作结。永远缅怀我敬爱的父亲!愿父亲在天堂幸福!儿子张兵写于树林召2015年08月08日晚

发表评论:
    看不清?点击再换一个
    
网上祭祀首选 华人祭祀网 泽智科技 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法律声明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鲁ICP备08018111号
本站(华人祭祀网)中所呈现的“网上陵园”、“3D陵园”、“网上祭祀”、“网上纪念馆”、“追悼会在线”、网上祭奠网站等功能及程序均为
泽智科技版权所有,任何未经授权的复制、修改、散发和用作商业用途的行为均被视为侵权,我们将追究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