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华人祭祀网首页
[登录] [注册] 网站首页 祭祀新闻 在线祭祀 祭祀文章 祭祀留言 祭祀记录 在线帮助 
青山绿水畔  纪念网
当前位置
首页-网上陵园-青山绿水畔-纪念文章
忆王团长两三事
来自陵园:青山绿水畔 点击: 军炮团老王录入 2018/09/04

上海袁伟荣战友追忆王团长的文章:

要不是王团长当年来上海接兵,如今的我不知应在何方。俺提醒说,记错了,当年来上海接兵的是二营的胖营长,不是王团长。
王团长那个时候是王参谋长。我们在重庆支左那会,各连队分得很开。七连八连九连三个连队也很少有机会碰到一起,大概只有到大石坝影剧场放映电影时,才能聚到一起。那时候,唐营长要给全营官兵训个话的机会也不多。基本要等电影散场,群众退出以后,才能聆听到营首长训话。
大约在69年夏,部队忽然传达中央文件,要开展整党整风运动,动员会地点在江陵机器厂厂部二楼会议室举行,来给三营官兵做动员报告的居然是王参谋长。这是我们这批新兵第一次见到团首长,心里充满好奇。
王参谋长由唐营长引领步入会议室,第一感觉是慈眉善目,很有佛相。参谋长的军帽戴得前高后低,颇与众不同。一般而言,军帽前沿压得很低,往往能透露出威严;而前沿推得很高者,则显得平易近人。王参谋长属于后者,所以觉得他很和善。
参谋长口才一级棒,上海兵徐锦钧评论道:“这个参谋长辩证法学得很好!”那个时候俺不懂啥叫辩证法,只是觉得参谋长分析问题条理清晰,娓娓道来,入情入理,不生硬,让人很愿意接受。这是他给俺的第一个印象。
第二个印象是他与李瑛团长的反差。李瑛团长大约是炮团军官中最有学历者,他给人的印象是:满腹经纶、出口成章、不拘言笑、不怒而威。故有军官背地送他一绰号曰“冰棍”。69年指挥连出翻车事故,在其驻地为两位牺牲者举行追悼会,李团长脱稿致悼词,表情沉重,吐字悲缓,一气呵成,在场者无不飚泪。
本人第二次听到王团长训话,时间节点大约是在70年的4月份,届时中央决心解决四川问题,定的调子是:四川问题的总根子就是刘张,揭批刘张是当务之急、重中之重。为了统一思想,消除派性,江北区革委会、军管会在红旗河沟江北区招待所举办大型学习班,参加者为江北区各企事业单位的派头目及三结合领导班子成员。
按每十人一个学习小组,由军代表担任学习组长,带领全组学习文件、提高认识、揭批刘张、斗私批修。所有人必须挨个发言,认识不到位者,不得毕业。
这样的学习班喜忧参半,喜的是,伙食没话说,每顿8菜一汤,乃入伍以来所罕见者。忧的是,俺水平不够,学习中,常遇两派打嘴仗,作为组长的我们,年龄不过十七八岁,懂个球!想一拍惊堂木大喝一声:“尔等不得喧哗!”却讲不出来,只能悄悄退出房门外去请救兵。救兵是团后勤股协调员,比王团长更加慈眉善目,他进得屋来坐在我的椅子上,把胖胖的手掌摇一摇,待两边安静了,他便笑咪咪地开讲了,我当时也没听出他有多少水平,反正听他这个那个讲了老半天,两边也就安静了。
大约三天后,协理员通知我们全体到会议室集合,这才知道王副团长(王连海已升任副团长)前来探望我们,具体讲些什么忘记了,可是感觉还在,那就是他讲得非常幽默、很是轻松、大道理、小道理、勉励鞭策、工作方法,方方面面都讲到了,用当时的话讲:让我们看到了“革命胜利的曙光”。现在回想起来,李团长与王团长都是我团优秀的指挥官,对李团长,敬的成份多一点。对王团长,亲的成份多一点。从时间上来讲,王团长陪伴我们的时间更长一点,故感情更深,我们心里觉得王连海更象是我们的团长。
发表评论:
    看不清?点击再换一个
    
网上祭祀首选 华人祭祀网 泽智科技 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法律声明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鲁ICP备08018111号
本站(华人祭祀网)中所呈现的“网上陵园”、“3D陵园”、“网上祭祀”、“网上纪念馆”、“追悼会在线”、网上祭奠网站等功能及程序均为
泽智科技版权所有,任何未经授权的复制、修改、散发和用作商业用途的行为均被视为侵权,我们将追究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