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华人祭祀网首页
[登录] [注册] 网站首页 祭祀新闻 在线祭祀 祭祀文章 祭祀留言 祭祀记录 在线帮助 
念慈园  纪念网
—— 春路雨添花,花动一山春色.
当前位置
首页-网上陵园-念慈园-纪念文章
回忆(一)
来自陵园:念慈园 点击: syc1968录入 2018/05/31

前一段时间有个时髦的名词叫“生家庭”,许多业界人士对此做了大量的研究。今天,我只想说说我对原生家庭和我个人的点滴回忆。

在父亲33岁、母亲35岁那一年有了我。我是兄弟姐妹四人中最小的一个。其实,在我的上面本来有两哥两姐,但我的二哥因患病误诊所致,9岁时就早夭了,那时我还没有来到这个世界。所以,在我印象里,我只有两个姐姐和一个哥哥。也正因为我的二哥早夭,给我母亲带来巨大的打击,所以为了减轻她的心理压力、转移注意力,才有了我。从这一点出发,我也应该感谢我的二哥,如果没有这种变故,也许这个世界上就不会有我的存在啦。正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我和我的哥姐年龄相差较大。我和大姐相差17岁,和大哥相差15岁,和二姐相差13岁。在我童年的回忆中,对哥姐的印象是模糊的,依稀只记得,妈妈一般外出、串门都领着我,叫我老嘎达。爸爸除工作以外,走到哪里都经常领着我,节假日的时候,我还常随当会计的爸爸到单位加班,爸爸伏案工作,我就在他的办公室里用各种纸张折叠玩具,如照相机、手枪、飞机、花篮、东南西北(一种玩具)和“piaji”(实在不知道这两个字应该怎么写)之类的,偶尔也在纸上随意涂写,把玩各种印有数字的印章,装模作样地扒拉着算盘,手摇计算机也是那时候认识的。

上小学后,对哥姐有了点印象,记得二姐那时响应国家号召上山下乡,去了蛟河的一个山沟插队锻炼,临走时,身穿没有领章和帽徽的军装,把一朵红纸扎成的大红花送给了我,一卡车的青年男女和写着“扎根农村干革命”的木头箱子留在了我幼小的脑海里。二姐下乡后,偶尔回家探亲,每次回来都能带回很多山里的特产,如土鸡蛋、山核桃、豆角、苞米、架条、蜂蜜和草药什么的,让家人都十分欣喜。她还经常把我叫到身边,给我梳头,编各种好看的小辫子。大哥那时“四个面向”去到化机校上学,平时住校,也很少回家,每次回家后,都是前呼后拥的带来一帮同学,大多是中学时的玩伴。他们一帮人经常在大哥的房间里玩耍,我对大哥和他的同学们有点害怕,不敢靠前。大姐在我的印象中体弱多病,是全家人照顾的对象,她一般少言语,不声响,喜欢画画和养花。高中毕业后,没有下乡,父母为她办理了因病留城。记得我小时候有一次她还被黄大仙给迷住过,说胡话,我听后很害怕,只有妈妈不害怕,还和她说了很多话。因为是亲身经历,所以我相信这世上有神秘学存在,我相信狐狸、黄鼬、蛇等动物是有灵气的,人们最好不要侵犯他们,应对所有生灵都心存敬畏。

小时候的我,内心常常是孤独的,总有一种说不清的孤独感。外表的我,是活泼而淘气的,我在幼儿园常常因为不睡午觉而被老师批评和惩罚,还在午觉时间借口上厕所,带着一个小朋友偷偷跑回了家,立即被正在吃午饭的父母发现,扭送回幼儿园,成为当时的轰动事件。记得那时我家邻居,有个小我两三岁的女孩叫万春,唱歌非常好听,她经常在家唱歌,歌声婉转动听,家人就情不自禁的称赞她,我听后,也很想得到家人的赞扬,于是放开嗓门,大声歌唱,声音盖过了万春的歌声,家人就斥责到,喊什么喊,别唱了,太难听了!我因此内心很受伤,再也不大声唱歌啦。小时候,我还爬过树,去摘树梢上的榆树钱,结果树枝承受不住我的重量,我抱着树枝摔在地上,因为树枝的弹性,没有摔伤,但穿着妈妈新做的裤子给挂了一个大口子,被妈妈大声责骂,由于爸爸的庇护才勉强没有挨打。有一次,一个人到爸爸的厂子里去玩,在办公楼后边场地上发现有一小片水洼,旁边堆放着很多木板,就顺手拿起一块放到水洼里,自己站在木板上,用一个棍子做浆划水玩。被旁边施工的一个人看见,远远地向我招收,“小孩儿,过来,过来!”我还没等划到水边,就被他一把没好气地拎到岸上,然后就是劈头盖脸的一顿骂“谁家的小孩儿,你要不要命啦?知道这水有多深吗?掉下去就没命了,你叫什么名字?你爸是谁?。。。。。。”吓得我够呛,两腿发软,等他骂够了,气消了,才敢回家,但至始至终没有敢告诉他我父母的名字,所以这件事只有天知地知他知我知。还有一次惊险经历是在上小学时,放学后和班上的两个淘气男孩子一起玩。在爸爸厂区里发现一大堆装砂锭、电机用的空木头箱子,于是爬到堆顶上,沿着箱子堆顶上的一条缝隙一直钻到箱子堆里面的空地上去,在箱子堆里面的空地上还惬意地吃了些书包里带的东西,等我们再寻原路向上攀爬时,由于动作太大,箱子堆缝隙发生了位移,原来的空隙被牢牢地堵住,我们被压在箱子堆里面动弹不得,当时我们都吓坏啦,不知过了多久,才左拱右挪,好不容易地爬出来,当时天色已晚,太阳落山,夜幕已开始降临啦。再看我们几个人灰头土脸,狼狈不堪。偷偷地跑回家,赶快梳洗干净,赶在父母下班前恢复原貌。这件糗事也是从来没敢告知何人。好在那时家里孩子多,父母工作又忙,父母为日常生活经常疲于奔命,我们都是散养长大,一般不太被关注。

由于我在幼儿园经常不睡午觉,而且在午觉时间,常常影响其他小朋友睡觉,所以父母常遭幼儿园阿姨抱怨,我个人也常找借口百般不去幼儿园。父母无奈,让我提前一年在子弟校上小学,户口也是那时候更改的。因为我提前入学的缘故,还有另外两个子弟也是和我同岁,同年入学。但他们都出自书香门第,成绩一直在我们班名列前茅。

由于从小就多动,而且上学时心智都不成熟,年龄又小,所以常常因为上课说话,搞小动作,而被前后左右的同学告发,而遭到老师的责罚。小学时,男女同桌,我常常被同桌欺负,虽争强好胜,亦十分自卑。矛盾中成长,孤独中慢慢长大。爸妈那时忙于生计,无暇顾及子女;哥姐年龄差距大,没有办法沟通表达,且在我小学期间,他们基本都已离开家,独立生活了。

从小的我,是有强烈上进心的孩子,总想像好孩子一样得到老师的表扬,每次当我取得一点点小的成绩,而得到表扬奖励的时候,都是内心欢愉,兴高采烈。

从小的我,爱恨分明,语文老师常表扬我,我就努力学语文,在班级语文成绩名列前茅;数学老师常常批评我,我就消极厌学,甚至期末考试都不及格,被叫家长,勒令考虑降级。

在小学,我没有当过班委,只当过小组长。因为我的成绩和特长都不突出。我的学习成绩一直都在10-20名之间徘徊。我所在的子弟校大多是知识分子家的孩子,他们从小受到家庭的熏陶和教育,是我望尘莫及的。虽然在那个读书无用论纵横天下的年代,他们的学业也是备受父母关注的,他们的业余时间都是被父母安排学习或读书。而我是放养的孩子,我的业余生活是快乐的玩耍,无忧无虑,自由自在。即使是现在,我依然感谢我的父母给了我快乐的童年!

小学取得的最高荣誉就是有两年被评选为“三好学生”;小学五年级时,代表学校去参加龙潭区数学竞赛(学校选派10人参赛),结果我们参赛的同学都没有获奖,数学老师因此伤心不已,痛哭流涕,这在我幼小的心灵留下深深的烙印。那时候的老师是爱岗敬业的,是受人爱戴的无私奉献的园丁!现在想起,依然对他们怀有深深的敬意。是他们对我未来的学业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没有他们的辛勤付出和悉心培养,就没有今天的我。无论是我曾热爱过的老师,还是我曾憎恨过的老师,他们都是我的好老师,这是成熟后的我才深刻领悟到的,只是后来已经没有机会当面向他们表达敬意,也许在他们的教师生涯中,早已忘记了我这个学生,但我却一直将他们牢记心底!

小学时最糟糕的一件事是没能考上重点初中,而比我分数高的孩子都考上了,我是分界点,且与重点初中无缘。看着老师抚摸着我的头说“太可惜啦,这孩子没能上重点!”我恨不得有地缝马上钻进去。

小学一毕业,我就对自己说:我不能在子弟校继续读初中,我要走出去,我要重新开始。我要脱离与我相关的环境和人、事,到崭新的地方一切重新开始!

从此,我脱离了熟悉的环境,开始了一生漂泊的前奏,这也许就是宿命!

发表评论:
    看不清?点击再换一个
    
网上祭祀首选 华人祭祀网 泽智科技 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法律声明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鲁ICP备08018111号
本站(华人祭祀网)中所呈现的“网上陵园”、“3D陵园”、“网上祭祀”、“网上纪念馆”、“追悼会在线”、网上祭奠网站等功能及程序均为
泽智科技版权所有,任何未经授权的复制、修改、散发和用作商业用途的行为均被视为侵权,我们将追究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