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中国祭祀网首页
[登录] [注册] 网站首页 祭奠新闻 在线祭奠 祭奠文章 祭奠留言 祭奠记录 在线帮助 
单海纪念馆  网上祭奠
当前位置
首页-网上陵园-单海纪念馆-纪念文章
清明怀念父母
来自陵园:单海纪念馆 点击: wsm6777录入 2018/04/15

节到清明,依情应给父母扫墓,但二老之墓远在百里之外的老家,我不拘于形式,不打算专程到墓地去,便翻出父母生前的照片,让丝丝怀念之情从心底抽出。

父母,一个生于辛亥革命爆发前的1910年,一个生于俄国十月社会主义革命爆发的1917年,分别逝于1999年和1998年,都是忠厚老实、与人为善、助人为乐、勤劳俭朴、受人尊重的大好人,非常符合“温良恭俭让”的传统做人标准。我在家里最小,所以很受父母疼爱。记得都到了挎篮下地挖野菜的岁数了还在吃母亲的奶。五、六岁正在长身体的时候赶上三年自然灾害,所以体质较弱。记得小时候嗓子(实际是气管)不好,母亲让一个老中医看后给开了药,这种药需与鸡蛋、棉籽油一起煎服。忙了一天的母亲晚上就着油灯蹲在火盆旁用舀菜的铁勺为儿煎药的身影至今清晰可触、和着苦涩却又十分香美的勺煎药蛋的味道至今清新可闻。

  我从军20年里,只回过5次家,每次回家都是“突然袭击”,进了家门喊声“妈!”就出现在父母面前,让老人惊喜不已;每次到家的当晚母亲都炒一大簸箕花生,一家人围坐在炕上边吃边说,充溢着欢声笑语,那种久别重逢的喜悦真是人生的莫大享受。然而归队分别的那一刻也是揪心的。
1994年夏的一天,收到哥哥的信,说是自我探家归队不久母亲就病了(实际上,我探亲在家时母亲就便血,只是没有告诉家人),镇卫生院说是癌症(实际不是),哥哥还在信中说“生老病死自然规律”之类的话以宽慰我,读后心情十分沉重,当晚在妻子和孩子面前竟失声痛哭一场。可当时总部在我们部队搞装备管理试点,我负责试点中爱装管装、立足现有装备打胜仗的教育部分和整个试点及现场会中的宣传文化保障工作,任务很重,请假回家探母是不可能的,第二天便随工作组到了一个团蹲点。这期间的一个情节我至今难忘:一天午饭后,我没有回到招待所午休,而是一个人坐在团部办公楼后阴凉下的水泥台上,拿出随身装着的报病信,想着母亲操劳一生,现在快走到了终点,心里十分酸楚。后来团里的一个领导告诉我,他陪同在该团蹲点的师里一位副政委远远望见捧着家信呆坐的我时,副政委说,“XXX母亲病重,可有任务又不能回,这就是我们的军人。”
  后来主要出于能陪伴父母度晚年的考虑,我恳求转业,得到了组织批准。回到家乡联系工作期间,我有几个月的大块时间朝夕陪伴在母亲身边,除了给母亲买些成药外,还按照一位从现居东北回乡探亲的老人提供的偏方,每天从野外捉来蝎子,活着塞进挖出洞的核桃里,再用麻线将核桃缠起来放在火里烧焦后捣碎成沫,用水冲服,母亲总是顺从并乐观地喝下儿子动手制作的药剂。
正式上班后,我们只能周末回家看母亲,每次回家,都看到母亲一副轻松的样子,给我们的是一张笑脸,但我心里清楚那是为了让我们放心装出来的,实际是在忍受着巨大有痛苦。后来,随着病情的发展,母亲大小便不能自理了,看着病魔缠身、风烛残年母亲,我很痛苦,每次回家我都都亲手给母亲喂饭喂药,清便擦身。母亲病危弥留之际,亲人们都守在了跟前,一次见屋内剩我一个人在她跟前时示意要跟我说些什么,当我凑过脸去时屋里进来了一位嫂子,母亲便又闭上眼睛,直至停止呼吸也没再说话,到底临终前想跟小儿子说什么成了一个迷,欲说未能也成老人家最后的遗憾。母亲是1998年农历五月二十三日下午离开我们的。按照乡俗,儿女们给老人办了隆重的葬礼,那些我一向认为没有什么意义的吹鼓、摆祭、拉魂等形式,在我经历了悼母之后,深切体会到了那是寄托哀思很好的载体。
  在母亲逝世一年零四天后,本来身体很好的父亲也去世了,我们知道那是老人家对相濡以沫的老伴思念成疾的结果。父亲年轻时在大城市里做工,家乡解放后家里分得了土地便回家种地当了一辈子农民,生前父亲跟我们说,算命先生曾给他算命说当寿60,因积善积德增寿十年可享年70。而老人家却至90而终,也许是善德超多吧。父亲病危期间,我同样做到了身前尽孝,细心地给他老人家清便擦身,这是我值得安慰的。(2007年4月5日)

发表评论:
    看不清?点击再换一个
    
单海  马秀英,男
?—?
籍贯:河北卢龙
职业:
墓位:
未选择
 纪念父母的文章
 纪念文章搜索
网上祭奠首选 中国祭祀网 泽智科技 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法律声明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鲁ICP备08018111号
本站(中国祭祀网)中所呈现的“网上陵园”、“3D陵园”、“网上祭奠”、“网上纪念馆”、“追悼会在线”、网上祭奠网站等功能及程序均为
泽智科技版权所有,任何未经授权的复制、修改、散发和用作商业用途的行为均被视为侵权,我们将追究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