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华人祭祀网首页
[登录] [注册] 网站首页 祭祀新闻 在线祭祀 祭祀文章 祭祀留言 祭祀记录 在线帮助 
念慈园  纪念网
—— 春路雨添花,花动一山春色.
当前位置
首页-网上陵园-念慈园-纪念文章
回忆我与父亲
来自陵园:念慈园 点击: syc1968录入 2017/03/14

父亲,是我今生最崇拜、也是最敬的人。在我童的生活中,和父亲相处的最为亲密。我和父亲的感情胜于和母亲的感情,在我的成长模式中,一直都是慈父严母的模式。

在我的记忆中,父亲从没有呵斥和教训过我。从小到大我没有挨打的经历,虽然在那个时代,孩子被父母责罚和打骂是件很平常的事,但我没有这样的遭遇。我是那个时代的“幸运儿”。

从小最喜欢在家门口等父亲晚上下班回来,远远的望见父亲的身影,我便飞身奔去,父亲看到我跑过来,总是提前下车,让我踩在自行车的脚踏板上,然后推着车一路走回家。我一手紧握自行车的横梁,一手插入父亲的衣兜,在那里,总能摸索出几枚硬币,足够我买几颗糖果或买一根儿冰棍。在儿时的记忆里,那是最美的时光,那是最幸福的时刻。

家中四个孩子中,父亲最疼我,也许是哥姐小时候没有在父亲身边的缘故,父亲把对子女的关爱都一股脑的倾注在我的身上,他走到哪里都带着我,我是一个实实在在的跟屁虫。去合社带着我,他偷偷地给我买面包吃,不让母亲和哥姐知道;去割草带着我,他在高粱地里能挑出哪个乌米最好吃;秋天掰苞米砍秫秸时带着我,给我削好吃的甜杆;父亲下班还经常给我带回戏票,让我在家门前的电影院里看了好多的电影和戏剧;在寒暑假期间,父亲从厂里借回许多科幻小说给我看;从牙缝里挤出钱来,给我订各种少年期刊和读物。虽然我生在改革开放前的计划经济时代,那时物质和精神生活都相对贫乏,但我在父亲的精心呵护下,仍然是在无忧无虑中长大。有父亲在身边,那时的我有时甚至忽略了母亲的存在,以至于每次我惹母亲生气时,母亲总会抱怨说:“老疙瘩我是白了,以后啊,她准对他爸好,对我好可就指望不上她了。”年幼的我听了这话那时也不觉得怎样。

14岁我去寄宿高中读书,离开了家,每周末才能回家待一天。我珍惜这种相聚的机会,父母更是期盼我回家,早早准备我爱吃的饭菜,每次返校,家到车站距离并不远,但父亲每次必送至车站,等我上车,在行驶的公交车上,我看到父亲久久地凝望着我坐的这辆公交车与他渐行渐远,但依然不肯转身离去。等到考入大学了,父亲更是每次在寒暑假时到火车站接送我回家、返校。有他在我身旁,无论我长多大,内心里依然觉得自己是个小孩,我坦然接受这份沉甸甸的关爱与呵护,就像刚出生的婴孩依赖母亲的乳汁一样。这种感觉持续多年,每次回家都能亲身感受到这种幸福的滋味。直到岁月啃噬了他旺盛的精力,疾病夺走了他健康的体魄。但那份爱浓于血的深情依旧在我心中荡起层层涟漪,那份思念和期盼依然使我难以忘怀。

发表评论:
    看不清?点击再换一个
    
网上祭祀首选 华人祭祀网 泽智科技 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法律声明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鲁ICP备08018111号
本站(华人祭祀网)中所呈现的“网上陵园”、“3D陵园”、“网上祭祀”、“网上纪念馆”、“追悼会在线”、网上祭奠网站等功能及程序均为
泽智科技版权所有,任何未经授权的复制、修改、散发和用作商业用途的行为均被视为侵权,我们将追究其法律责任。